你有什么有趣的「撩」或「被撩」的经历 - ag9游会

你有什么有趣的「撩」或「被撩」的经历

2013年的事了,至今记忆犹新。 那会大四,工作刚签,每天无所事事等着毕业。恰逢一个朋友结婚被拉去当伴郎,提前…

2013年的事了,至今记忆犹新。

那会大四,工作刚签,每天无所事事等着毕业。恰逢一个朋友结婚被拉去当伴郎,提前一天中午去了要办婚宴的酒店帮忙。去的时候已经有一堆亲戚朋友在吃饭了,我跟新娘新郎在旁边一个4人的小桌坐下,正聊着天,过来一个女孩子坐在了我旁边剩下的那个位子。我抬头看了一眼,当时就楞了一下。眼睛太好看了!又大又闪。新娘介绍说那是她的伴娘,因为那次的婚礼是很古典的中式风格,伴娘伴郎戏份比较多,所以让我俩先认识一下。我当时是一只单身许久的工科狗,突然遇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紧张的要死,说话的时候都不怎么敢抬头看,光记得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可好看了。

后来就一直在忙着彩排,布置场地,等忙完已经很晚了,酒店的餐厅都关门了,一群留下来帮忙的人一块去外面吃夜宵。我一直在人群里面找她,当时就是觉得好想跟她多呆一会多说会话,明天婚礼完了可能就见不到了。一直到了吃饭的地方我还在东张希望的找她,她却突然不知道从哪出现了,很自然的坐在我旁边,笑嘻嘻的跟我打招呼。那顿饭我都忘了咋吃的了,就一直跟她乱七八糟的聊天,脑海里全是她的大眼睛和跟我说话时笑眯眯的样子。

晚上回到酒店,其他人都是新郎的大学同学,在一起抽烟打牌,她跟新娘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跟他们都不熟,也不喜欢屋子里的烟味,一个人待在另一个房间玩手机,脑子里一直在想她的样子。当时甚至都没敢想太多,就觉得这么好看的女孩子怎么可能跟我有然后嘛!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她跟新娘的声音,她一直在喊着“我的郎呢!我要找我的郎!”新娘在旁边无奈的说“好好好给你找给你找”,然后他们走进人多的那个房间。我赶紧一骨碌爬起来,心跳的飞快,心想着是在找我么,真的假的。我走出门,正好碰到她在那个屋子里没找到我往出走,嘴里还在念叨着“我的郎呢”。她一抬头看到我,脸一下就红了,害羞的不说话。新娘还一直在旁边开玩笑说“这不是你的郎么,咋不闹了呀”。那天晚上我们又一直在聊天,天南海北的聊,仿佛要把过去二十年没说的话都补回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我睡眼惺忪的往出走,刚好又碰到她也出门,然后就特别默契的笑了笑。虽然见面才不到24个小时,但是已经感觉彼此都好熟悉了。

婚礼开始前我俩要陪着新郎新娘站在门口迎宾,他们那会不让我戴眼镜。可是我八百多度的近视啊!!眼镜一摘我就是个瞎子。她那会就一直站在我旁边,因为她是新娘的亲戚,她家人那天也都来了,她就挨个给我介绍,这是爸爸这是妈妈这是爷爷。我当时感觉很神奇,咋这都见家长了么。。。

最关键的剧情是婚礼结束后我们帮忙的人一起吃饭时才开始的。吃饭的时候她坐在我左边,右边是新娘的一个我俩都认识的朋友。吃完饭她就要回家了,我要是再不干点啥这就是我们最后在一起的时间了。但是我那会胆子小啊,而且多少有点自卑,总觉得她太美好了自己哪里配得上,一直没敢开口,心情也不好,就一直闷着头吃饭。

然后,神助攻出现了。。。右边的哥们喝高了,开始隔着我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开始讲他跟他前女友的事,他俩的手就放在我膝盖上。我当时也喝的晕晕乎乎,也不知道他在说些啥,当时脑子里就一个念头:你凭啥拉她的手!!!然后我就开始默默的把他俩的手往开掰,然后自己把她的手紧紧的握住。后来据她讲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我一边掰,那哥们一边又拉着,她当时觉得我那个样子真的好好玩。。。就硬是慢慢的把他俩的手指一个个的掰开,然后自己握住。

再后面我也喝多了,后面的事情已经不太记得了。隐隐约约有印象她拉着我跑上跑下,把长辈们都送走,去前台帮忙把账结完,把当天所有后来的事情都处理完,最后我们才走的。

据她说我还知道打车把她送回家,看着她上楼我才回到车里回学校去。

据室友说我那天晚上到了宿舍已经完全迷糊了,从门口到床两米的距离歪歪扭扭走了半天,脸上还带着贱兮兮的笑。

第二天我一觉睡到中午,看到她发来了长长的短信,存的名字是“老婆”。

再然后。

2016年6月1日,我们领证了。

媳妇老嫌我当时太瓜,都不知道主动,她都暗示了那么多。最后要不是那哥们抓她的手,我会不会真的就到最后都不敢开口。她说她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就觉得我好乖啊,傻乎乎的都不敢跟女孩子说话。女神一般的她,追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偏偏就一下子喜欢上了当时那个蠢蠢的,胆小的,自卑的,一无所有的我。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是多么的幸运。当你笑嘻嘻的看着我的时候,我一定全身都在闪着幸福的光芒。

谢谢评论区的各位。。。既然都说是狗粮了那就爆个照好了。。。

你有什么有趣的「撩」或「被撩」的经历插图你有什么有趣的「撩」或「被撩」的经历插图1

眼睛好不好看!!!!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祝福!!!知乎小透明突然受到这么多关注真的是受宠若惊,谢谢各位!!!!有几位说我像宋仲基吴亦凡的小伙伴,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们可以关注一些我别的优点啊。。。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再普通不过还满脸痘痘,在老婆大人三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滋润下(你们有哪个男生用完洗面奶还会往脸上抹各种神奇的液体吗!!我被逼着抹了好久!!),才有了今天这个能被你们夸也很帅的我。抱歉不能一一回复大家的评论了,非常感谢你们的祝福,也祝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一天晚上,和女朋友去西单逛街,地铁上没有座位,我们都是站着。

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可是过了几站,我就发现她很奇怪:她时不时就要往车窗外面看一会儿。

我问:“外面不都是广告吗?有什么好看的?”

“从玻璃里可以看见你呀。”

“我真人都在这里了,你还看镜子干什么?”

“我只有让你觉得我看不见你,才能知道你精神到底怎么样。”

“那你看到什么了?”

“你白天太累啦,我们下一站就下车然后往回坐吧。”

你爱的人若能看穿你的逞强,然后给你她的理解与善意,这杀伤力真不是一般的大。

爸爸喝酒醉了回到家总是像三岁小孩一样各种胡闹
那次我和妈妈终于把他哄上床
他又裹起被子像一只菜青虫一样扭曲蠕动
我妈妈看着不耐烦的生气骂了几句
我爸爸突然一把把我妈妈搂过去用力亲了她几下
然后缩回被子里面露着两个眼睛眨呀眨的像个委屈的小孩子一样对我说
你看
你妈妈老欺负我
她都不知道我好爱她的
妈妈嘴上还在唠叨,眼神都软了,敲温柔的坐床头喂他喝蜂蜜水,轻轻的抚摸爸爸哄他睡觉
爹快五十的老男人呀……
我就这个心情
你有什么有趣的「撩」或「被撩」的经历插图2我朋友,极漂亮的一逗b,脑回路清奇
整个人看起来一股优雅文静的气质,其实并不!!!!!→_→

有一次吃自助烤肉

邻座一小哥被她温柔美丽的假象蒙骗,一筷子肉夹起来放在嘴边,愣是呆呆地看了她许久忘记把菜放到嘴里。

而她呢,只注意盘子里的烤牛肉羊肉串,一个劲儿的吃吃吃,也愣是没看见对面小哥递来的爱慕的眼神

过了一会儿,小哥走到她面前,手机放到她面前,很绅士“你好,我可以认识你吗,加个微信吧……”

第一秒,她没反应过来,呆愣在那里

第二秒,大脑开始运转,她平常也都是拒绝为主……

第三秒,她放下筷子还有羊肉串,双手放在吃饱了撑的微凸的肚子上,孕味十足的说,“小点声哦,你吵到我肚子里的……”

然后她边说便缓缓抬头,在对视到帅哥的眼睛时,猛然反应过来,woc这么帅!

经历一番思想上的风暴之后的她是这样的――黑发如瀑,小脸微红,一双眼睛亮晶晶
继续着她的表演

“……你吵到我肚子里的……羊……羊肉串了”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魔尊大人的注意。」游戏 ID 为「极道魔尊二蛋」的对手发来消息。

自此,我收获了我的野王,成为了峡谷人人喊打的狗情侣。

「和尚有八个男人,个个都是传奇。」我没注意自己开了麦,正在模仿游戏里的角色曜的语音,自娱自乐。

「二楼玩曜的是个小姐姐啊!卧槽,这分段还有小姐姐啊!」一瞬间三楼四楼五楼全开麦了,语音里顿时热闹非凡。

「小姐姐,跟我,我国服射手,小姐姐随便挑。」四楼在三四个射手来回点将,最后一秒时,锁定了马可波罗。

「一群舔狗,没见过女人一样。」五楼一副男女不辩的嗓音,淡定选了妲己。

完蛋!这什么牛马阵容,又要掉分了。

我没忍住开麦,「五楼老哥,你这也太能整活了吧,你不想赢,我们还想赢呢,你选妲己什么意思?」

三楼四楼随声应和,「就是就是。」

「我高兴,要你管。」五楼如是道。

敌军还有 30 秒到达战场,全军出击!

10 分钟后,我们只剩下三路高地,除了我,稍微逆风外,我的队友,个个大逆风!

我,一个顶级边路选手,对抗路一霸,打谁不是三秒,切 C 如切菜,真男人,哦不,真高手从来不犹豫!

今天开局第一把,直接遭遇了滑铁卢!

忽略掉新的 4 个好友申请,我重整旗鼓,准备再战,信心满满地点开巅峰赛排位,结果右下角又冒出了新的好友请求,点开一看,发现是对方马超!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魔尊大人的注意。」游戏 ID 为「极道魔尊二蛋」的马超发来消息。

我一时之间仿佛穿越到了十年前中二病的年纪,有趣!

「五排吗?兄弟,我把边路让给你。」

「小瞧我!」

我「知名上单小悦」向来自信,何时怯过场?

我一怒之下,直接进了房间,游戏秒开,我都来不及反悔,就进入选英雄的界面。

就这样,我认识了极道魔尊二蛋,以及他的中二朋友们。

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保证不会同意他的好友请求。

在这个普普通通,又微微有些燥热的夜晚,我度过了人生最漫长的两个小时。

整个语音里,都是诸如,「臣服吧!你这愚蠢的人类。」「我乃光明之剑,斩破这无边的黑暗,带给所有人光明的信号。」……这样中二的语音,我听了两个小时,也没明白,他们到底在说啥,我痛并快乐着,因为这确实是上分车,两个小时,赢了 5 把,我喜滋滋地说了一句,下次再约!

等我进了名为「人类之光」的微信群时,我还犹如梦里。

二蛋带领大家对我表示了热烈欢迎,然后来了句,「来 solo,菜东西。」

「你觉得你很礼貌吗?」我满头问号,「今天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你就不懂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跟极道魔尊二蛋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切磋。

第一局,马超对决。

我没想到,人类竟然卑鄙到如此地步,1v1solo,居然都要躲草丛阴人?

我看着场上小兵互相拼杀搏命,我躲在草里时不时丢个枪补兵,二蛋迟迟不出现,我陷入了沉思,究竟是敌人战术太高超,还是我太谨慎?

5 分钟后,二蛋还没有出现,我看着对方的一塔,只剩下塔皮,我马上就要尝到 victory 的喜悦了,二蛋全部发言:要不是手机被狗叼走,我单手都能打赢你。

我已经在大润发超市杀了十年的鱼了,心已经如同菜刀一样冰冷了,根本不会被打动。

我笑到手机掉地上摔碎了刚贴的钢化膜,39 块钱呢!

2

自从跟二蛋他们稳定五排上分以后,我情绪稳定了许多,什么巅峰赛不巅峰赛的,真高手就要打五排!

从他们为数不多的正常人类的聊天中,我得知二蛋是一家咖啡馆的老板,哦,这该死的小资情调,他一点也不懂我们打工人的快乐!

有一次周六,我们正开心五排,二蛋说了句,「我不打了,我公司有急事叫我回去加班。」

我有些诧异,原来就算是小资情调的打工人,那也是打工人!

还是要加班的!哈哈哈哈哈哈~

结果还没幸灾乐祸完,几乎同一时间的,我也立即收到了领导的通知,「回公司加班」。

「啊!」

我仰天重重长叹一声,我怎么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惨,隔着网线,我的游戏好友二蛋被迫加班的命运居然会同一时间降临在我身上!

我本着加班如上坟的心情,到了公司后,刚打开电脑,一眼就瞥到了秦川。

好家伙!

他刚从办公室出来,绷着俊俏的脸,微微皱着眉头,仿佛在忧愁着几百亿的生意。

秦川转过头来,见了我,眉头皱得更深,就好像他来加班是因为我一样。

我轻轻踢了踢椅子,我又没犯错,干嘛这样看着我!

要是不了解情况,我也会被这情形唬到。

实际上秦川只是公司新来的实习生,人微言轻。

这样诡异的情形,自从秦川来就成为公司常见的一幕了,他无论跟谁说话,都习惯微微皱着眉头,就连日常问候,都严肃得仿佛国家会谈。我们私下悄悄讨论,这人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才总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吧。

他才刚来不到俩月,公司安排了李欢带他,平时欢姐就非常忙,叫他有什么不会的可以来找我,然而从他入职到现在,除了刚开始李欢介绍我们认识,我们简短的互相认识了一下,就再没有私下接触过。

他做事滴水不漏,安排的任务都能做的妥妥当当的,叫人挑不出错,作为工作伙伴来讲,他确实是非常合格的,甚至是极其优秀的。

最最最重要的是,虽然他惜字如金,但是声音真的超级好听。

刚开始上下班碰到他时,我还本着要与同事友好相处的原则,主动打了几次招呼,可后来发现我一打招呼,他就会眉头皱得更深,冷漠地从嘴里蹦出俩字,「你好。」

仿佛跟我说话是在纡尊降贵一样!

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我什么时候要受这样的委屈?

更何况声音好听的人又不是只有他,还有二蛋不是?

所以,后来再碰到他,我就也假装看不到他了。

由于月底,我们公司忙得脚不沾地,我根本没空上游戏。

等我上游戏时,已经是两周以后了。

平时微信群里聊天都是游戏相关,我不打游戏以后也不看微信群的消息,就算被@了,也只是扫一眼,多半是叫我五排,我就回一个字,忙,就不管了。

再登录游戏时,一上线就被二蛋邀请进了房间,我正在点游戏界面上的红点点消息,发现二蛋一人在房间里打字自言自语。

「愚蠢的人类,居然敢蔑视我魔尊殿下。」

「就算把少女献祭给神明,也不会得到神明的垂怜,可如果少女虔诚供奉魔尊大人,也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得到魔尊大人的余光。」

「狗子,你怎么不回我。」二蛋开麦说话,他低沉的嗓音如同大提琴演奏巴赫 G 大调 BMV 前奏曲,仿佛天籁之音在我耳畔响起,二蛋说话喜欢尾音上扬,光从语气,都能听出他是个活泼开朗的男孩子。

他的嗓音总是让我想起秦川,就像听到秦川的声音,我脑海里也会情不自禁地蹦出二蛋中二的话。不过一想到两人的性格相差如此之大,就会觉得,人跟人之间的差别,真是比人跟猪之间的差别都大。

3

「二蛋,你这声音应该出去卖艺,保证你不仅不用上班了,咖啡馆也不用开了,就直接拥有优先择偶权了。」

「呵!低贱而渺小的人类也敢觊觎我魔尊大人被天使吻过的嗓音。」二蛋又开始了,幸亏我早已习惯,否则可能随时会警告他说人话。

不得不说,即使是中二到不忍直视的词句,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格外的好听。

哦,原谅我这该死的声控!

这么好听的声音,我就暂且原谅他说的那些羞耻度爆表的台词了。

「悦悦,你好久都不上线了。近日峡谷风云突变,梦奇这个萌萌的死胖子好强!我打不过!哼。」二蛋咬牙切齿地道。

「打不过,就加入!」这是边路生存的道理,企图逆版本上分,只会心碎峡谷,反向冲分。

我们俩在峡谷的房间里,友好交流了新梦奇的打法,甚至还实战演练了几局,匹配赛乱杀!

我自信点开排位赛。

结束时,我 0-11-2,哦,看来我并未掌握新的上分密码。

二蛋无情地嘲笑了我,并给我赠送了梦奇的胖达荣荣的皮肤。

???

「魔尊大人,你这是何意!休想收买我!我心永远向党,永远跟党走,绝不收人民的一针一线。」

「我钱多,我乐意。」

我内心有点窃喜,又有点欠人情的不安收下了胖达荣荣的皮肤。

哈~哈!哈!哈!唉~呼!胖达荣荣来也~

真可爱!

自从二蛋送了我胖达荣荣的皮肤以后,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新乐趣,隔三岔五就会给我送新的皮肤,我多次义正言辞的拒绝,但他好像听不懂我们人类说的语言一样,光靠送礼物,我俩的好感度都直冲 4000!我不愿欠人情,就打算回赠皮肤,可这货除了内测皮肤,所有皮肤都有了,我没办法,只好从别的地方还回去。

我俩的友谊在他单方面的送皮肤活动中,得到了极大的升华。

我偶尔会在游戏里跟他吐槽现实中的事,比如公司食堂新开的档口,胡辣汤尤其地道,非常好喝,成为我每天早上起床上班的动力,比如我最好的朋友马上要生小宝宝了,我觉得她都还是个孩子,居然都要有孩子了,再比如新来的实习生过于严肃,整个人端着放不开,都失去了年轻人活泼蓬勃的朝气,当然,我隐去了姓名,背后说人坏话还指名道姓,确实有点风险。

「二蛋,我跟你说,我们部门,新来一个实习生特别装,平时假正经得很,明明看起来那么年轻,却像个老干部,跟人说话整天绷着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老板,烦死了,恨不得趁他下班用麻袋套他头上打他一顿,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工作能力还行,好几次交给他的任务,想叮嘱两句时,发现他都做的叫人挑不出刺,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

「魔尊大人的能力难道还要遭到你这个愚蠢的凡人的质疑吗?」二蛋估计听错了,还以为我在夸他。

「你要点脸,我又没有说你,不过性格太严肃的我都不喜欢,这样感觉有点不好相处的感觉。」

二蛋半天才蹦出一句「可能人家只是不好意思呢。」我听了奇怪,「又不是说你,你倒是辩解个什么劲儿,算了算了,不说工作的事了,一说就晦气。」

本来我除了打游戏,也没有别的什么爱好。

出于欠人情的自觉,我几乎随叫随到,除了打工人工作时间不能打游戏外,我几乎只要一上游戏就会跟他黏在一起。

我一个巅峰 1800 的选手,整天沉迷排位,沉迷得手法和意识都要荒废了。

我暗戳戳地问了群里其他小伙伴二蛋的地址,准备给二蛋寄送还人情的礼物,发现我们居然在同一个城市,按照给的地址,他离我上班的地方,不到 3 公里。

那可是寸土寸金的城市 CBD 啊,这狗男人,这么奢侈的吗?

4

我在网上挑了好久的礼物,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好几次旁敲侧击,他都表现出什么都不需要的样子,没办法,我只好擅自做决定,找人定做了一个马超的手办。

手办这个东西,说慢是真的慢,我 5 月初下的订单,6 月底还没消息。

拖得我差点都忘了还有这回事。

有天我们正在峡谷甜蜜双排,啊,呸!正在峡谷与对方进行胶战,我,知名上单小悦,拥有顶级边路意识和英雄海的女人!非官方称呼小 fly,此刻,正骑在二蛋头上。

哇,你也是来抓小鹿的呀!

别问,问就是金钱腐蚀了我钢铁般的意志和强大的内心。

–食我的枪吧!

–阿瑶为你痛哭!

–战争因你所需而来,却不因你所欲而止。

–峡谷还是要靠我来守护。

跟二蛋相处久了,我也被他传染了中二病,难怪他的朋友没有一个正常的。

我们两人犹如中二病晚期,你一言,我一语,重复着英雄的台词,直到对方水晶爆炸,我不得不感叹,这就是瑶瑶公主的魅力吗?

如果我再坚强一点就好了,我就不会受瑶瑶公主的引诱,从此放下对抗路的尊严,只为变成小鹿骑在二蛋头上作威作福了。

我俩犹如峡谷双煞,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直到二蛋的马超顶着小国标的标志出现在战局中时,我突然意识到,诶?我不是为了让他见识顶级上单的魅力吗?

可恶!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最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吗?大意了!

我看着瑶瑶公主的市级银牌,陷入沉思。

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哇!

我在语音里大声哀嚎,吓得二蛋直接把枪丢在对方塔下,打乱了捡枪节奏,然后我俩双双毙命。

「二蛋,你居然有了小国标!」

「呵!你一个愚蠢的人类,也敢觊觎魔尊大人的宝贝!」

我有小情绪了,我不高兴了。

「我本来也想打小国标的,国标太激烈,我就不竞争了,可是现在我不仅没有小国标,就连金牌,好久不打也快要掉没了。」我在语音里,略带失落地说道,手里的瑶瑶公主突然就不香了。

说好的要挫挫他的锐气呢?

打完这局游戏,我突然退了游戏。

我以为我跟二蛋之间是坚定的革命友谊,毫无不健康的情情爱爱,可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意识到了,我们这样,整天黏在一起,游戏里如影随形,语音里你来我往,跟我从前嘴里的狗男女有啥区别!

我社会主义接班人打死都不会搞网恋。

呔!想不到我高贵的边路之主也会有今天。

5

距离上次登录游戏,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像个鸵鸟一样,不敢打开游戏,假装没有遇到二蛋这个人,打算就这样冷处理,彼此不联系,然后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想到,就算再慢的手办,它也是有完工的一天,二蛋收到礼物后,在群里@我。

@圈圈头号粉丝,「悦悦,你什么意思?」

「没有,没有,你送了我那么多皮肤,我不好意思,算是小小偿还一下你的心意。」

「为什么不打游戏了?」

「我现实忙。」

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满意地看着对话框,心里却犹如缺失了一块,空落落的。

就算心里提醒自己一百遍,网恋不靠谱,可还是会幻想一下,二蛋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故事到这里,差不多也算是划上句号了。

现实确实是又到了月底,我忙了一阵,公司最近新接了一个大项目,每个人都忙得昏天黑地,就连实习生都直接参与到项目中来,我们每天开会,开会,做表作报告,连轴转得人都要傻了。

我忙了 3 个晚上的报表就要交上去的时候,在我工位后经过的秦川叫住了我。

「等等,你这里做错了个数。」

他用修长的手指,指着我电脑上的表格时,我整个人如在雾里。

我又仔细核对了一下,没有发现哪里做错了。

「这里系数错了,不是 0.8,是 0.9,这个月公司为了冲业绩,提高了奖励系数,上次开会说了,你估计太忙没听清。」他俯下身微微有些靠近我,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时,我不自在的往后退了退,秦川察觉到我的动作后,迅速说完话,转头就走了,我「谢谢」还没说出口,他就走远了。

我又气又羞愧,想不到竟然要叫一个实习生对指导我的工作。

下午,我买了一杯奶茶作为他提醒我的谢礼,他收到奶茶时,总是皱着的眉头,居然像是被抚平了一样,这么一看,他倒是长的挺好看的。

「你太客气了,悦悦。」

说到称呼我就生气,他叫别人都是客气的姐,哥之类的,轮到我就直呼我的名字,好像叫我姐跌了他的份儿似的!

毫不意外的,秦川提前转正了,他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虽然是新来的实习生,可他对工作的理解特别快,只要稍稍讲解一下,他就能很快领悟,并且能将工作做得又快又好,领导开会还特地表扬了他。

果然,打工人和打工人也有区别的。

我等加班加点才能完成的工作,他在电脑前轻轻松松敲几下电脑,就能做得完美无缺,果然他才是天生的打工人,是我不配了。

自从上次我给他送了奶茶后,秦川做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他自动把自己升级为我、欢姐、小蓬三人的饭搭子,没有经过我们三个人任何一个人的同意,这自觉性,自愧不如。

原来我们吃饭都会八卦电视电影什么都聊,自从秦川来了以后,我们有点不好意思聊这些,生怕他来一句,「食不言,寝不语。」

他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不活泼了。

吃饭的时候,他自然不怎么谈及自己的事,话也不多,样子倒是斯斯文文的,总是默默听着我们三个聊天。我们四个人庆祝秦川转正,约了一起去吃干锅鸭头,吃饭时才发现,秦川不能吃辣,我们只好点了酱香味,说实话,那口感跟麻辣味的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饭间,欢姐随口问了我一句,「悦悦,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我有个高中同学长得挺帅,人也很不错,前几天在高中群里让我们给他介绍女朋友呢。」

6

秦川正在给我们倒饮料,他听到这个话把饮料不小心倒洒了,正好洒在欢姐、小蓬的衣服上了,她俩去卫生间收拾了,等服务员把桌上收拾得差不多了,秦川转过头来直直盯着我的眼睛,「你觉得我怎么样?」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魔尊大人的注意。」游戏 ID 为「极道魔尊二蛋」的对手发来消息。

自此,我收获了我的野王,成为了峡谷人人喊打的狗情侣。

「和尚有八个男人,个个都是传奇。」我没注意自己开了麦,正在模仿游戏里的角色曜的语音,自娱自乐。

「二楼玩曜的是个小姐姐啊!卧槽,这分段还有小姐姐啊!」一瞬间三楼四楼五楼全开麦了,语音里顿时热闹非凡。

「小姐姐,跟我,我国服射手,小姐姐随便挑。」四楼在三四个射手来回点将,最后一秒时,锁定了马可波罗。

「一群舔狗,没见过女人一样。」五楼一副男女不辩的嗓音,淡定选了妲己。

完蛋!这什么牛马阵容,又要掉分了。

我没忍住开麦,「五楼老哥,你这也太能整活了吧,你不想赢,我们还想赢呢,你选妲己什么意思?」

三楼四楼随声应和,「就是就是。」

「我高兴,要你管。」五楼如是道。

敌军还有 30 秒到达战场,全军出击!

10 分钟后,我们只剩下三路高地,除了我,稍微逆风外,我的队友,个个大逆风!

我,一个顶级边路选手,对抗路一霸,打谁不是三秒,切 C 如切菜,真男人,哦不,真高手从来不犹豫!

今天开局第一把,直接遭遇了滑铁卢!

忽略掉新的 4 个好友申请,我重整旗鼓,准备再战,信心满满地点开巅峰赛排位,结果右下角又冒出了新的好友请求,点开一看,发现是对方马超!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魔尊大人的注意。」游戏 ID 为「极道魔尊二蛋」的马超发来消息。

我一时之间仿佛穿越到了十年前中二病的年纪,有趣!

「五排吗?兄弟,我把边路让给你。」

「小瞧我!」

我「知名上单小悦」向来自信,何时怯过场?

我一怒之下,直接进了房间,游戏秒开,我都来不及反悔,就进入选英雄的界面。

就这样,我认识了极道魔尊二蛋,以及他的中二朋友们。

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保证不会同意他的好友请求。

在这个普普通通,又微微有些燥热的夜晚,我度过了人生最漫长的两个小时。

整个语音里,都是诸如,「臣服吧!你这愚蠢的人类。」「我乃光明之剑,斩破这无边的黑暗,带给所有人光明的信号。」……这样中二的语音,我听了两个小时,也没明白,他们到底在说啥,我痛并快乐着,因为这确实是上分车,两个小时,赢了 5 把,我喜滋滋地说了一句,下次再约!

等我进了名为「人类之光」的微信群时,我还犹如梦里。

二蛋带领大家对我表示了热烈欢迎,然后来了句,「来 solo,菜东西。」

「你觉得你很礼貌吗?」我满头问号,「今天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你就不懂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跟极道魔尊二蛋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切磋。

第一局,马超对决。

我没想到,人类竟然卑鄙到如此地步,1v1solo,居然都要躲草丛阴人?

我看着场上小兵互相拼杀搏命,我躲在草里时不时丢个枪补兵,二蛋迟迟不出现,我陷入了沉思,究竟是敌人战术太高超,还是我太谨慎?

5 分钟后,二蛋还没有出现,我看着对方的一塔,只剩下塔皮,我马上就要尝到 victory 的喜悦了,二蛋全部发言:要不是手机被狗叼走,我单手都能打赢你。

我已经在大润发超市杀了十年的鱼了,心已经如同菜刀一样冰冷了,根本不会被打动。

我笑到手机掉地上摔碎了刚贴的钢化膜,39 块钱呢!

2

自从跟二蛋他们稳定五排上分以后,我情绪稳定了许多,什么巅峰赛不巅峰赛的,真高手就要打五排!

从他们为数不多的正常人类的聊天中,我得知二蛋是一家咖啡馆的老板,哦,这该死的小资情调,他一点也不懂我们打工人的快乐!

有一次周六,我们正开心五排,二蛋说了句,「我不打了,我公司有急事叫我回去加班。」

我有些诧异,原来就算是小资情调的打工人,那也是打工人!

还是要加班的!哈哈哈哈哈哈~

结果还没幸灾乐祸完,几乎同一时间的,我也立即收到了领导的通知,「回公司加班」。

「啊!」

我仰天重重长叹一声,我怎么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惨,隔着网线,我的游戏好友二蛋被迫加班的命运居然会同一时间降临在我身上!

我本着加班如上坟的心情,到了公司后,刚打开电脑,一眼就瞥到了秦川。

好家伙!

他刚从办公室出来,绷着俊俏的脸,微微皱着眉头,仿佛在忧愁着几百亿的生意。

秦川转过头来,见了我,眉头皱得更深,就好像他来加班是因为我一样。

我轻轻踢了踢椅子,我又没犯错,干嘛这样看着我!

要是不了解情况,我也会被这情形唬到。

实际上秦川只是公司新来的实习生,人微言轻。

这样诡异的情形,自从秦川来就成为公司常见的一幕了,他无论跟谁说话,都习惯微微皱着眉头,就连日常问候,都严肃得仿佛国家会谈。我们私下悄悄讨论,这人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才总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吧。

他才刚来不到俩月,公司安排了李欢带他,平时欢姐就非常忙,叫他有什么不会的可以来找我,然而从他入职到现在,除了刚开始李欢介绍我们认识,我们简短的互相认识了一下,就再没有私下接触过。

他做事滴水不漏,安排的任务都能做的妥妥当当的,叫人挑不出错,作为工作伙伴来讲,他确实是非常合格的,甚至是极其优秀的。

最最最重要的是,虽然他惜字如金,但是声音真的超级好听。

刚开始上下班碰到他时,我还本着要与同事友好相处的原则,主动打了几次招呼,可后来发现我一打招呼,他就会眉头皱得更深,冷漠地从嘴里蹦出俩字,「你好。」

仿佛跟我说话是在纡尊降贵一样!

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我什么时候要受这样的委屈?

更何况声音好听的人又不是只有他,还有二蛋不是?

所以,后来再碰到他,我就也假装看不到他了。

由于月底,我们公司忙得脚不沾地,我根本没空上游戏。

等我上游戏时,已经是两周以后了。

平时微信群里聊天都是游戏相关,我不打游戏以后也不看微信群的消息,就算被@了,也只是扫一眼,多半是叫我五排,我就回一个字,忙,就不管了。

再登录游戏时,一上线就被二蛋邀请进了房间,我正在点游戏界面上的红点点消息,发现二蛋一人在房间里打字自言自语。

「愚蠢的人类,居然敢蔑视我魔尊殿下。」

「就算把少女献祭给神明,也不会得到神明的垂怜,可如果少女虔诚供奉魔尊大人,也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得到魔尊大人的余光。」

「狗子,你怎么不回我。」二蛋开麦说话,他低沉的嗓音如同大提琴演奏巴赫 G 大调 BMV 前奏曲,仿佛天籁之音在我耳畔响起,二蛋说话喜欢尾音上扬,光从语气,都能听出他是个活泼开朗的男孩子。

他的嗓音总是让我想起秦川,就像听到秦川的声音,我脑海里也会情不自禁地蹦出二蛋中二的话。不过一想到两人的性格相差如此之大,就会觉得,人跟人之间的差别,真是比人跟猪之间的差别都大。

3

「二蛋,你这声音应该出去卖艺,保证你不仅不用上班了,咖啡馆也不用开了,就直接拥有优先择偶权了。」

「呵!低贱而渺小的人类也敢觊觎我魔尊大人被天使吻过的嗓音。」二蛋又开始了,幸亏我早已习惯,否则可能随时会警告他说人话。

不得不说,即使是中二到不忍直视的词句,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格外的好听。

哦,原谅我这该死的声控!

这么好听的声音,我就暂且原谅他说的那些羞耻度爆表的台词了。

「悦悦,你好久都不上线了。近日峡谷风云突变,梦奇这个萌萌的死胖子好强!我打不过!哼。」二蛋咬牙切齿地道。

「打不过,就加入!」这是边路生存的道理,企图逆版本上分,只会心碎峡谷,反向冲分。

我们俩在峡谷的房间里,友好交流了新梦奇的打法,甚至还实战演练了几局,匹配赛乱杀!

我自信点开排位赛。

结束时,我 0-11-2,哦,看来我并未掌握新的上分密码。

二蛋无情地嘲笑了我,并给我赠送了梦奇的胖达荣荣的皮肤。

???

「魔尊大人,你这是何意!休想收买我!我心永远向党,永远跟党走,绝不收人民的一针一线。」

「我钱多,我乐意。」

我内心有点窃喜,又有点欠人情的不安收下了胖达荣荣的皮肤。

哈~哈!哈!哈!唉~呼!胖达荣荣来也~

真可爱!

自从二蛋送了我胖达荣荣的皮肤以后,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新乐趣,隔三岔五就会给我送新的皮肤,我多次义正言辞的拒绝,但他好像听不懂我们人类说的语言一样,光靠送礼物,我俩的好感度都直冲 4000!我不愿欠人情,就打算回赠皮肤,可这货除了内测皮肤,所有皮肤都有了,我没办法,只好从别的地方还回去。

我俩的友谊在他单方面的送皮肤活动中,得到了极大的升华。

我偶尔会在游戏里跟他吐槽现实中的事,比如公司食堂新开的档口,胡辣汤尤其地道,非常好喝,成为我每天早上起床上班的动力,比如我最好的朋友马上要生小宝宝了,我觉得她都还是个孩子,居然都要有孩子了,再比如新来的实习生过于严肃,整个人端着放不开,都失去了年轻人活泼蓬勃的朝气,当然,我隐去了姓名,背后说人坏话还指名道姓,确实有点风险。

「二蛋,我跟你说,我们部门,新来一个实习生特别装,平时假正经得很,明明看起来那么年轻,却像个老干部,跟人说话整天绷着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老板,烦死了,恨不得趁他下班用麻袋套他头上打他一顿,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工作能力还行,好几次交给他的任务,想叮嘱两句时,发现他都做的叫人挑不出刺,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

「魔尊大人的能力难道还要遭到你这个愚蠢的凡人的质疑吗?」二蛋估计听错了,还以为我在夸他。

「你要点脸,我又没有说你,不过性格太严肃的我都不喜欢,这样感觉有点不好相处的感觉。」

二蛋半天才蹦出一句「可能人家只是不好意思呢。」我听了奇怪,「又不是说你,你倒是辩解个什么劲儿,算了算了,不说工作的事了,一说就晦气。」

本来我除了打游戏,也没有别的什么爱好。

出于欠人情的自觉,我几乎随叫随到,除了打工人工作时间不能打游戏外,我几乎只要一上游戏就会跟他黏在一起。

我一个巅峰 1800 的选手,整天沉迷排位,沉迷得手法和意识都要荒废了。

我暗戳戳地问了群里其他小伙伴二蛋的地址,准备给二蛋寄送还人情的礼物,发现我们居然在同一个城市,按照给的地址,他离我上班的地方,不到 3 公里。

那可是寸土寸金的城市 CBD 啊,这狗男人,这么奢侈的吗?

4

我在网上挑了好久的礼物,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好几次旁敲侧击,他都表现出什么都不需要的样子,没办法,我只好擅自做决定,找人定做了一个马超的手办。

手办这个东西,说慢是真的慢,我 5 月初下的订单,6 月底还没消息。

拖得我差点都忘了还有这回事。

有天我们正在峡谷甜蜜双排,啊,呸!正在峡谷与对方进行胶战,我,知名上单小悦,拥有顶级边路意识和英雄海的女人!非官方称呼小 fly,此刻,正骑在二蛋头上。

哇,你也是来抓小鹿的呀!

别问,问就是金钱腐蚀了我钢铁般的意志和强大的内心。

–食我的枪吧!

–阿瑶为你痛哭!

–战争因你所需而来,却不因你所欲而止。

–峡谷还是要靠我来守护。

跟二蛋相处久了,我也被他传染了中二病,难怪他的朋友没有一个正常的。

我们两人犹如中二病晚期,你一言,我一语,重复着英雄的台词,直到对方水晶爆炸,我不得不感叹,这就是瑶瑶公主的魅力吗?

如果我再坚强一点就好了,我就不会受瑶瑶公主的引诱,从此放下对抗路的尊严,只为变成小鹿骑在二蛋头上作威作福了。

我俩犹如峡谷双煞,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直到二蛋的马超顶着小国标的标志出现在战局中时,我突然意识到,诶?我不是为了让他见识顶级上单的魅力吗?

可恶!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最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吗?大意了!

我看着瑶瑶公主的市级银牌,陷入沉思。

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哇!

我在语音里大声哀嚎,吓得二蛋直接把枪丢在对方塔下,打乱了捡枪节奏,然后我俩双双毙命。

「二蛋,你居然有了小国标!」

「呵!你一个愚蠢的人类,也敢觊觎魔尊大人的宝贝!」

我有小情绪了,我不高兴了。

「我本来也想打小国标的,国标太激烈,我就不竞争了,可是现在我不仅没有小国标,就连金牌,好久不打也快要掉没了。」我在语音里,略带失落地说道,手里的瑶瑶公主突然就不香了。

说好的要挫挫他的锐气呢?

打完这局游戏,我突然退了游戏。

我以为我跟二蛋之间是坚定的革命友谊,毫无不健康的情情爱爱,可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意识到了,我们这样,整天黏在一起,游戏里如影随形,语音里你来我往,跟我从前嘴里的狗男女有啥区别!

我社会主义接班人打死都不会搞网恋。

呔!想不到我高贵的边路之主也会有今天。

5

距离上次登录游戏,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像个鸵鸟一样,不敢打开游戏,假装没有遇到二蛋这个人,打算就这样冷处理,彼此不联系,然后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想到,就算再慢的手办,它也是有完工的一天,二蛋收到礼物后,在群里@我。

@圈圈头号粉丝,「悦悦,你什么意思?」

「没有,没有,你送了我那么多皮肤,我不好意思,算是小小偿还一下你的心意。」

「为什么不打游戏了?」

「我现实忙。」

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满意地看着对话框,心里却犹如缺失了一块,空落落的。

就算心里提醒自己一百遍,网恋不靠谱,可还是会幻想一下,二蛋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故事到这里,差不多也算是划上句号了。

现实确实是又到了月底,我忙了一阵,公司最近新接了一个大项目,每个人都忙得昏天黑地,就连实习生都直接参与到项目中来,我们每天开会,开会,做表作报告,连轴转得人都要傻了。

我忙了 3 个晚上的报表就要交上去的时候,在我工位后经过的秦川叫住了我。

「等等,你这里做错了个数。」

他用修长的手指,指着我电脑上的表格时,我整个人如在雾里。

我又仔细核对了一下,没有发现哪里做错了。

「这里系数错了,不是 0.8,是 0.9,这个月公司为了冲业绩,提高了奖励系数,上次开会说了,你估计太忙没听清。」他俯下身微微有些靠近我,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时,我不自在的往后退了退,秦川察觉到我的动作后,迅速说完话,转头就走了,我「谢谢」还没说出口,他就走远了。

我又气又羞愧,想不到竟然要叫一个实习生对指导我的工作。

下午,我买了一杯奶茶作为他提醒我的谢礼,他收到奶茶时,总是皱着的眉头,居然像是被抚平了一样,这么一看,他倒是长的挺好看的。

「你太客气了,悦悦。」

说到称呼我就生气,他叫别人都是客气的姐,哥之类的,轮到我就直呼我的名字,好像叫我姐跌了他的份儿似的!

毫不意外的,秦川提前转正了,他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虽然是新来的实习生,可他对工作的理解特别快,只要稍稍讲解一下,他就能很快领悟,并且能将工作做得又快又好,领导开会还特地表扬了他。

果然,打工人和打工人也有区别的。

我等加班加点才能完成的工作,他在电脑前轻轻松松敲几下电脑,就能做得完美无缺,果然他才是天生的打工人,是我不配了。

自从上次我给他送了奶茶后,秦川做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他自动把自己升级为我、欢姐、小蓬三人的饭搭子,没有经过我们三个人任何一个人的同意,这自觉性,自愧不如。

原来我们吃饭都会八卦电视电影什么都聊,自从秦川来了以后,我们有点不好意思聊这些,生怕他来一句,「食不言,寝不语。」

他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不活泼了。

吃饭的时候,他自然不怎么谈及自己的事,话也不多,样子倒是斯斯文文的,总是默默听着我们三个聊天。我们四个人庆祝秦川转正,约了一起去吃干锅鸭头,吃饭时才发现,秦川不能吃辣,我们只好点了酱香味,说实话,那口感跟麻辣味的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饭间,欢姐随口问了我一句,「悦悦,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我有个高中同学长得挺帅,人也很不错,前几天在高中群里让我们给他介绍女朋友呢。」

6

秦川正在给我们倒饮料,他听到这个话把饮料不小心倒洒了,正好洒在欢姐、小蓬的衣服上了,她俩去卫生间收拾了,等服务员把桌上收拾得差不多了,秦川转过头来直直盯着我的眼睛,「你觉得我怎么样?」

关于作者: ag9游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