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大学期间最恶心的事是什么 - ag9游会

你觉得大学期间最恶心的事是什么

我在大学的最后一年的最后一星期,发生了让我恶心至少半年的事情。。 一切都是因为一只猫引起的。我“变成”了虐猫狂…

我在大学的最后一年的最后一星期,发生了让我恶心至少半年的事情。。

一切都是因为一只猫引起的。我“变成”了虐猫狂人,受到了很多人的谩骂。今年马上过去了,我写下这事,记录下今年。

我也不打算打码了,毕竟当时对方直接曝出了我的信息。

时间顺序基本上是这样的

2017年9月开学,我们宿舍本来只有三个人,同系不同班的同学,后来住来一个大一的学弟。(不同系)

军训结束后,学弟没和我们商量买了一只暹罗猫开始饲养。。

中间发生了很多让人不愉快的小事,先不提了,提矛盾爆发点。

2018年6月16日,我做毕业报告回宿舍后,发现室友的猫在我床上拉稀了,猫还睡在我床上。床单、被褥、蚊帐都被污染了,床垫也被渗入下去了。我让他给我收拾下,结果发现他只顾打游戏,压根没理我,没办法,我收拾了床铺,扔了床上用品,先暂住到同学家了。当时大概是晚上8点钟左右,到了同学家已经是晚上12点钟了。走之前我告诉学弟,你赔我个辈子算了,没理我。

第二天回去发现室友去玩了?!

我当时的心情大概是这样的…

网络图片

猫在我床上睡觉?!!而且昨天猫拉稀,学弟并没有给它清洗。我把猫在花洒上调了温水冲它。 马德,好气啊!

第二天我有面试,所以我去了隔壁城市参加面试去了。半夜学弟开始给我发消息。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当时我不知道,应该是我淋猫的事?猫生病了吧。我直接打电话跟他说,看病多少钱我出。

第二天我起床看微信,发现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我都说了费用我出,还挂我嘛? 中午我便赶回宿舍和他理论,结果,12点了他还没起床。

我问他,你这么爱猫你现在还不送去看病?他下床开始洗澡洗漱。中间有段对话,我先看看能不能找见录音,是学弟录的,自己放到网上,结果发现对他不利又删了。

和他理论完后,他带猫出门看病,我彻底搬离宿舍,另一个室友也和我一起搬走,因为昨天晚上他俩也发生了争吵。

当天我刷微信发现,学弟开始卖人设了。

网络图片

确实,一开始评论都是一边倒的趋势。我被骂的很惨。不但有人知道了我的微信,而且还有qq和电话。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于是,

网络图片

恶人先告状,我开始了自己的反击。

我直接将全部过程写了出来,发到了网上。

下面是我当时写的内容。

我是当事人,就是学弟所暗示“虐猫”的学长。

我本来从一开始他进入宿舍以来,无论他干什么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他一次次触碰我的底线,最后还挂了我,恶人先告状,我梳理下整个来龙去脉。 当事人主要有我,学弟,和另外两个室友A和B。

1.去年开学,我们宿舍的学长毕业,他进入我们宿舍,成为了我们学弟。无论是床铺还是打扫卫生,都是他母亲在帮他干,我们象征性的帮助了他一下,随后室友自己很少打扫自己卫生之类的,并无好感。

2.开学大概1个月,在不经过我们宿舍商量和同意,带回来了一直暹罗猫。况且学校禁止饲养宠物,我们也并没有说什么,默认他养猫。

3.期间猫给我的学习生活带来了很大不便,三番五次半夜影响我和AB的睡眠,咬坏我2个苹果耳机,一条苹果充电线,一个雷蛇耳机,耳机又买了个后,线皮又咬坏了。半夜跳上我桌子,打翻我水杯,使我的樱桃键盘失灵,笔记本电脑cpu烧坏,我也跟学弟说了一声自己就去维修了,学弟对这件事不管不问。总共价值要3500多元。猫抓伤过几次我和A,但药喷雾都是自己买的。A被咬坏过苹果耳机。

3.1年内,学弟只给猫洗过两次澡,猫砂盆一两个月不换猫砂,提醒了很多次满口答应,但并没有什么用。刚开始猫砂盆放在宿舍门口,4个多月后,学弟对猫的新鲜感越来越淡,猫砂开始生蛆,最后我实在受不了气味,把猫砂盆放在了阳台。看猫太可怜了,帮换过猫砂。学弟倒的猫砂连屎都盖不住。

4.有段时间猫粮吃完了,学弟并没及时补充,猫吃了一段时间的剩饭,并天天翻我垃圾桶,每次起床要整理垃圾。

5.猫尿我衣服上,我通知了学弟,但他并没有什么表示。反应了很多次,他跟没听见一样。

6.今年三月,猫开始发情,我首先购买了喷雾希望猫不要靠近我给自己喷上,由于学弟对猫不管不顾,我为了做毕设有良好的环境,搬离了宿舍2个月,做完毕设的5月20号又搬回寝室,此时宿舍已经有非常浓烈的猫骚味。阳台有浓烈的臭味。我放在宿舍的被子骚气很重,怀疑被猫撒过尿。

7.B室友在6月份实习完后,在宿舍住了一天,受不了宿舍浓烈的猫骚味,又搬出去住了。

8.也就是6月16日,我回到宿舍一直闻到很臭的气味,上床发现猫拉屎在我床上,枕头,被子,床单,床垫,4件衣服全部被沾上屎。(我有2个被子,一个8斤,一个6斤,8斤被撒了尿,6斤的被拉了屎)我告诉了学弟,学弟哦了一声,又扭头打游戏了。我扔掉所有东西,但已晚上10点半,不能再重新购买被褥了,于是我告诉学弟让他陪我被子就算了。但态度真的是非常傲慢。我压着气借住到同学家。

9.第二天我上头了,回到宿舍发现猫睡在我的床上,我把它拿花洒冲了它。因为它实在太臭了。从头到尾我并没有对猫实施攻击。

10.从一开始学弟进入宿舍,我们从来没有欺负过他,也不需要他充气,充电之类的事情,他也从来没有干过。他对于猫也从来没有上心过,不认真照顾猫,不换猫砂,不给猫洗澡,不教育猫,也从来不跟我们沟通。不冲厕所,垃圾堆成山,衣服直接占了过道,我们提醒过他后就不再管了,因为要毕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11.既然学弟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我容忍的底线,既然要撕破脸,那我就奉陪到底。

12.这些事情并不是一下引起了,而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我整个大学四年,从来没有厌恶过某一个学弟。

13.猫生病了让我赔偿很简单,学弟先把我的赔偿给我。一只暹罗猫也不如我的那些东西值钱,猫归根结底只是财产。

学弟你从头到尾不占理,还曲解事实,把自己化为弱势,真是奥斯卡。猫对你来说也只是朋友圈的拍照工具而已。我向他要过她父母的电话,但他不给。和他理论一直在偷换概念,我想直接跟他母亲沟通,但他认为他能承担这个责任。养猫这件事她根本没有和父母商量过。

我2次搬离寝室都是被逼的无可奈何,非要把关系闹这么僵,还问我怎么回事。他既然能同时和室友三个人关系闹僵,我很断定,下届学弟们到来时,场面会很好看的。现在宿舍就他一个人了。

单挑也不敢,去教务处处理也不敢,要父母电话他也不敢给我。反而在盆友圈和qq吵的还挺凶?把自己装成弱势?

跟我相处时间久的都知道我的为人,这件事只是一个爆发点,是我们宿舍长达一年时间慢慢积攒起来的积怨。

我从来没有欺负过人,但是既然你断章取义挂我,撕逼我奉陪到底。

当时拍摄的照片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还有他当时自己发的录音

网络图片

口口声声说自己爱猫,却连猫都照顾不好。

他去了医院又发了视频,兽医说是应激反应,没啥事。

我发了文章后,舆论慢慢的有一大半站到了我的这边。

一切都是他挑起的,却把自己弄成受害者给大家看。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我室友给我看的截图。

学弟接着又发了说说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哎,也不知道说什么。

后来我写的内容整个学院的辅导员都知道了,我的辅导员单独找我说,各退一步算了,我说可以。学弟赔我损失。ok,一切好说。

网络图片

看上去给我道歉了,晚上发了个道歉文,结果是疯狂抨击我的。我看了直接给辅导员打了电话,辅导员让他删了。

再过了几天猫死了?? 我听他同学说,学弟说是因为脆皮症?一切因为我的原因? 最后赔偿也没要回来,说我必须提供发票才能给我赔?

现在这事想想就恶性。

对了,自从养了猫后,我大半年时间身上起寻麻疹

网络图片

当时以为是我自己问题,现在想起来才发现,是猫的问题,在学习期间花了好多精力来治疗它。

反正离开猫后再也没有得过。

试了半天,不会上传录音。

pan.baidu.com/s/1uvNKzxDmawHlAuWCnXuM0A

提取码801w

这是当时第二天我和室友与学弟撕逼的录音,是学弟偷偷录得,还发到了网上,我把它保存了下来。 时间挺长的,几度我上头了,说活可能比较火气大。

再补充下我室友当时的回答

网络图片

谢谢大家关注,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本来就想写个年终总结。

确实我处理事情的方式并不太妥,现在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1.我看了一部分评论,有人让我直接干他。当时毕业证还没有发,档案还没有转走。打架斗殴会开除学籍,直接退学。当然,拿到毕业证后我也没有找学弟麻烦,我并不想拿暴力解决问题,虽然这是个直接的方法。

2.有人建议我直接举报到学校。我们学校养各种小动物的还是非常多的,我若是上报到学校,学校会组织检查,那些用心照顾自己宠物的学生会受到牵连,我并不反对养宠物,但前提是照顾好它。学弟养宠物虽然没和我们商量,但只要照顾好它,其实也没什么。但学弟新鲜感过去后,就不管不顾了。

3.首先,国家倡导法律允许的情况下言论自由。我个人的想法是,按照法律的规定,合法取得的动物属于私有财产,宠物有生命,终归是财产。

4.我毕竟也经历过网络暴力,知道舆论确实会对自己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我不会提供学弟的联系方式和其他信息。

另外 祝大家,一夜暴富!!

网络图片

难道不是小组作业吗???

所谓的小组合作,实际上就是一个人在单打独斗。总会有人恬不知耻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你的劳动成果。一刀切的评分标准还让你拿TA没办法!

我!!!

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

在上完课回寝室的路上!!!

而且是刚下完课满是人的路上!!!

窜稀到裤子里了!!!

网络图片

直到现在打下这几行字的时候我都他妈的觉得丢人到不行!!!

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正坐在教室里上大课,突然间感到一阵屎意袭来,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是铺天盖地汹涌而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那种感觉,就是突然间肚子一阵毫无预兆的痉挛一般的剧痛

网络图片

我当时瞬间意识到不对劲了,看了看手机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下课,但是我的大脑告诉我憋不了那么久了,我迅速交代完室友待会帮我把书带回寝室就拿着纸冲出了教室

还好,我们教室隔壁就是女厕的,我是这么想的,然而当我冲进厕所里,一阵阵浓郁的味道告诉我这里绝对不止一个人正在开大,我推了推那两个门,果然……

两秒钟内我做出了决策,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等了,于是我转头上了一层楼……

然而当我进到厕所里发现唯一一间还能用的厕所里仍然有人的时候,我的背上已经细细密密的出了一层汗……另一间,它没门……

网络图片

如果是门坏了,我还能强撑着抵着门解决一下……可是它没门!!!我一个清清爽爽的花季少女,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敞着门拉稀呢?!?!?!?

于是我头也不回的连滚带爬的下了楼准备冲回宿舍解决……

可是你们知道……临到窜稀边缘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瞎跑……

网络图片

然而当我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为时已晚……我只感觉到两股之间一瞬间有些什么释放了出来……

我一下子愣在了路边……

网络图片

然后这时候……下课铃响了……

网络图片

你们绝对想象不到铃响那几秒我脑子里好像走马灯似的把我的人生都过了一遍,然后才意识到我好像在熙熙攘攘的学校路边窜稀到裤子里了……

可是我不能表现出惊慌,毕竟周围这么多人,要是被发现了我觉得我可能会面临退学,所以我要保持镇定,我要假装若无其事的夹着屁股走回寝室

我边走边想,我刚刚应该没有窜很多吧……从后边看也许大概看不出来?……早知道我出门上课的时候就背个书包了还能挡着点……这裤子怕是不能要了吧?……可是这条裤子穿着很显瘦诶……

感觉我好像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回寝室,但其实也就两分钟的路程,回到寝室我迅速脱下了裤子先解决了人生大事,然后看着那条裤子陷入了沉思……

后面的事我也记不太清了,直到我前两天收拾东西时发现了那条我窜过稀【洗过的】的裤子……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我想我有必要补充一下!!!

网络图片

还有!!!

你们别赞了!!!

bug卡我掉皮好几次了我还想在知乎多玩玩呢!!!

网络图片

取匿?

网络图片

死了这条心吧朋友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取匿的!!取匿了我以后还怎么在知乎上混!!!

网络图片

况且我会需要你们这群因为窜稀关注我的粉丝?!!?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你你你你们这群人是魔鬼吗!!给我赞到了20+k???

我知道你们只是看上了我的表情包!哼!!卑微的我应评论区要求贡献了我的所有库存……

你都存了哪些沙雕表情包?

然后有几个事统一回复一下!!!

裤子我是实体店买的!!!没得链接!!!我说着我窜稀的经历你们找我要链接??!!我求求你们做个人叭!!

网络图片

还有,问我怎么洗裤子的……

网络图片

我就是!!!水龙头开最大!!!把不明物体充掉以后!!再用84泡!!泡完以后舀两勺洗衣液疯狂泡!!泡几个小时再正常洗的!!!

你们不要再问我怎么下手洗的了!!!

网络图片

不蹲那个没门的坑是因为不想跟别人面对面蹲着拉屎!!开大的时候如果视线范围内有人会影响我发挥!!!

教学楼不止两层!!每层不止一个女厕!!但是每层的女厕在楼道两端尽头我跑不及!!

其他的我不想回答了!!

网络图片

还有一个问题,评论区这几天有好些人告诉我我的回答被盗了,而且被发在了各个不同的平台,声明一下这篇回答我没有转载授权给任何人,评论区也有朋友问我能不能转载,我本来是想着转就转吧但是得标明出处,但是又反应过来我没取匿……

网络图片

那么朋友们问题来了……我该怎么在不取匿的情况下进行维权或者授权转载?……人生真的好难啊我窜个稀还要被盗……

网络图片

有主意的朋友们评论区支个招?

网络图片

别问我为什么不取匿了……这是我在知乎最后的尊严了!哼!

网络图片

学生会了

军训完一坨学姐拉着你求着你哎呀加学生会叭好不好啦

那感觉就像

网络图片

然后进去以后一个个都是

网络图片

然后还晚训?晚训就一伙人蹲地上被一学姐训?

那学姐看起来炒鸡厉害的,声音尖尖的,双手环抱着,一脸不耐烦的指指点点,巴拉巴拉的说啥坚持不了就赶紧退了?

结果回宿舍之后

网络图片

哦豁惹不起惹不起,我觉得还是睡觉重要,晚训到十一点多进宿舍都被宿舍学生会问半天

她还让我翘正课去跟她查到课?

哇这太好了竟然可以堂而皇之不用上课

然而我爱学习我还是不去了

家里人也全部反对进入学生会

但是没听

当天晚训就没去了

结果

网络图片

哦豁?

我爸讲直接删不用写,要写喊她跟我爸打电话找我爸要

反正见面那天晚训有二十多个人

昨天看晚训照片只有几个了

问几个学长那个五千字啊留案底啊是不是真的

他们说哈哈哈哈那都是招不到人的社怕人跑威胁恐吓他们的

原来是这样!

网络图片


破千了,再来加一个

那就是

莫名其妙的APP

不晓得大家有没有那种

学校让你下

然后实名注册一个啥啥东西

然后就没了?

反正我已经被迫下了一坨

还有就是我们学校要在某手搭建一个平台

让我们关注学校的官方号

跟官方号发的每条内容点赞

然后还要每天打卡班级加姓名并艾特官方号???

不做还会影响个人评优评先???

就这???

这还要我们做?

我们辅导员都对此感到一脸懵逼

啊你们这是来读书的还是打卡的


要四千了,再来补充一下后续

自从删了两位大人之后

一身轻松

中午正在图书馆愉快地看书

然后

网络图片

哦豁

好厉害噢

我好害怕噢

我要是下课被迫害致死了

大家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


2020.12.5

朋友们好啊!
我是被学生会追杀的杀手
刚才有个朋友评论我后续肾马样了
我说肾马样了?
给我发了一个评论,我一看!
噢! 原来是左田,有两个年轻人也被骗进了学生会
塔们说
学生会好大的官威,想退
你能不能教教我退会方法?
我说可以,
我说你直接退就可以了,
他说你这也没用,
我说我这个有用
他说要试试,
我说可以
我一说,
他啪就去退了啊,很快啊!
然后一下就退了群
一个拉黑部长
一个拉黑副部长
我大意了啊,没有闪
当时流眼泪了,
我说小伙子你干得太漂亮了
他忙说对不对不起,我不懂规矩啊,他说他是乱来的
他可不是乱来的啊,先改群备注再一个个退,一看就是有bear来
这两个年轻人,
干得漂亮
来,
退!
来,
拉黑!
学生会的达官贵人
这好吗?这很好
我劝这种学生会,
耗子尾汁。
好好反思。
以后不要再犯招不到人的小聪明。
学校要以和为贵,要讲友善,
不要搞官僚主义。
谢谢朋友们!

/结合时事(狗头)

感谢大家的支持呐!!!

后续就是辅导员跟我讲

那边还是处理下吧不然天天找我(滑稽)

我就说它要写的东西已经交过去了

因为我是班长所以辅导员跟我关系还是很好滴嘿嘿嘿

昨天还刚刚请我吃饭了的

所以那啥应该不会再纠缠不清了吧

所以说

要退的小伙伴赶紧退!!!

不会有事的,顶多就吓吓你威胁你

泡图书馆不香吗

谈恋爱不香吗

宿舍躺尸不香吗

干啥非得去做免费劳动力还看别人脸色

当然这里不是一棒子打死嗷

评论区还是存在炒鸡和谐令人羡慕的学生会的!

那种的话还是欧克啦!

要追更的小伙伴们可以追更了噢

那边如果还来的话会继续写在这

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呐!!!

2021.4.3

新年新恶心!清明不放假!

  1. 我觉得部分老师不可,虽说老师都是985211巴啦巴拉的研究生,但是他们根本没把你当学生看,上课什么都不讲直接布置任务消耗你的时间,或者是直接放视频给你看,对你来说快乐了,但是什么也学不到,对他来说打发了你,他就自己在上面复习考博或者追剧 “我不是来教书育人的,而是来赚零花钱的,你们学没学到跟我毫不相干” 这是我们一个“老师”亲口说的,而这种“老师”大概要占到六七成左右
  2. 学费巨贵,大部分专业学费都要一万起步了,本校所属的A集团主业是房地产,2020全国房地产企业基本都亏损,而A集团却是盈利状态,为何?因为旁边这么一个学校可以收学费呢.倘若可以学到东西,这学费也没啥说的,但实际情况是学费全给了水课赚零花钱的外校学生和弥补A集团房产的亏损.
  3. 各种莫名其妙的捐款和学校各种办法套路盈利

网络图片

如图,莫名其妙要我捐款????????另外那个写生也是强迫你去偏远山区两个星期,吃的是几块钱的猪食,住的是满是苍蝇没有热水地板有蛇八个人挤一起的30块一宿的青旅,你问学校我交的钱去哪里了?学校会说请老师要钱,然而过来老师教了什么?并没有,天天在群里发图让我们自己画,若是如此,外出意义何在?同第一点

4.学校各种为保证盈利设置的制度,如不准点外卖,对面某211外卖能送到寝室,为何如此?因为外卖会降低学校食堂的盈利,所以学校不准这种情况的出现 另外也是逮到机会就想办法盈利,例如2021年初疫情开学,教育部没有规定要封校,而我校却封校两周,食堂爆满 “那食堂是真好吃鸭”

2021.6.9

好家伙我又来了

诶不晓得大家伙们有没有被强行拉去某种活动

不去就啥啥威胁你的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诶就非常nice

我们六点过十分才下课

而且最令人气的是

我们系就选我们班15个人

而且选人的那位神仙全是选的平时搞事和有事的比如很多人就要复习四级马上要考了

而没被选上的在宿舍刷抖音打王者

诶血压上来了吧

你被迫一天花费三个小时回来看着宿舍在吹空调打王者糟蹋时间

合唱本来是个很好的活动

但是应该也是自愿的前提下吧

而且为啥做事的一直做事不做事的天天闲得和天蓬元帅一样?

对此我只能说

竖子也 不足与谋

大二那年学生会聚餐,会长强迫每人喝酒,白的,就连生理期的女生也必须喝!

我直接站起来举杯敬他,然后手腕向下一弯,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直接把酒倒在面前的地上。

从左到右,画了条线。

倒干净后,最后把杯子倒扣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看着对面脸色憋成猪肝色的二人。

给你们提前过清明了!

事情还要追溯到大一,我碰到了学姐查寝。

凶猛程度简直不亚于那谁美谁。

这学姐也是一身黑西服,一头长发飘飘,板着脸被簇拥着走进我们寝室。

当时正值军训,教官教我们叠「豆腐块」,但我们带来的被褥材质各异,根本叠不了那么方正。

这位学姐来到寝室后,就要求我们把被子先踩实,就能叠工整。

说什么「踩实了就能叠出来」,「没有叠不了,只有不想叠」。

说实话,乍一听我还觉得挺有道理。

所以那天早晨,我们这一层楼的女生都在踩被子,平铺在地上的被子有海绵宝宝的,有小雏菊碎花的,花花绿绿连成一片,然后每个女生都穿着睡衣,脱了鞋在自己的被子上踩来踩去。

放眼望去场面别提多壮观了,简直和酿酒时女孩子用脚踩高粱的画面重合。

没想到人类历史发展了这么多年,基础理论却毫无进步,依旧是用脚踩。

一开始大家踩的还挺积极,没十分钟就懈怠了,毕竟谁家也不用棉被,都是太空棉那种,踩完就弹回来,大家看没啥用就陆续坐下了。

然后楼道里传来此起彼伏的「继续踩!」「都使点劲儿,没吃饭啊!」

我们屋,室友踩累了,屁股刚一沾椅子,恰巧就被那几个在楼道里来回巡视的学姐看到了。

「你!干什么呢?起来!」

室友被吓唬地一愣,马上站了起来。

长发飘飘的学姐站在寝室外一脸冷色盯着室友,一言不发,而站在一旁的圆脸学姐开口训斥。

「以后,学姐的命令,务必做到!快踩!」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这么凶?啥玩意这是?我们这是坐牢子了吗?

但学姐只是在刚开学时虐过我们,后面也就没了交集。

但是!

我却和她的男朋友,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2、

她男朋友就是我们校学生会主席。

我从大一开始就进了校报。

校报在我们学校,算校学生会的一个部门,但又因为实际工作与其他部门太不一样,所以主席几乎不管我们,只是有学生会的老师来审核我们每次发布的信息而已。

在我还是个校报小喽啰的时候,校学生会进行了一次主席选举。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学姐男朋友,令我至今难忘。

当时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打了一条蓝色领带,头发是一丝不苟的油腻大背头,两侧头发剃掉,昂首挺胸走到了阶梯教室的讲台上。

开始发表自己的演讲,主要内容为——我是怎么样的人才,学生会需要何种人才,以此推论,主席这个位置就该是属于他的。

但重点不是演讲内容,而是他煽动大家的过程。

演讲最后,他说了一句「希望大家配合我一下,我说,投票,你说,好」。

「投票!」

「好!」

「投票!」

「好!」

「投票给我!」

「好好好!」

……

他说的第一句,场内只有几个人喊「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到最后一句,全场都跟着他喊「好」。

喊完,大家还挺激动,彷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和振奋。

神了。

可抱歉我那时直接跑偏,因为脑子里一直强浮现林 SB 那段站在小区楼下的视频,「我的微博叫什么!!」

好巧不巧,学姐这位男朋友也姓林,长得一副……嗯,伪精英样儿。

我就称呼他为「林会长」吧,实在不想给他起名字了。

最后,他就凭借着这假大空的演讲当选了学生会主席。

3、

一年后,校报等部门也换届了,我从喽啰变成了社长。

不止身上的担子重了,和林会长的接触也开始变多了。

上任第一天老社长就把我拉到了学生会的群里,我一眼就被一位成功人士双手环胸的头像吸引了。

正是林会长。

更要命的是他的微信签名,看完我都有些生理性膈应了。

「学会服从,不问原因,只要结果」

虽 yue 但做,我还是按照群里的规矩,组织好礼貌的语言,主动自报家门。

「林学长,我是校报这边新换届的社长,我叫那谁谁,您叫我 CC 就行!以后校报社的事儿可以直接通知我~」

还顺手加个可爱猫猫头表情包。

我觉得我自己还挺礼貌的了。

没成想,开幕雷击。

林会长没回复,副会长发话了。

「学长是学长,会长是会长,以后注意称呼。」

去……

我忍着强烈的不适,我回复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

「如果可以的话,下次请把称呼放在句首。如:林会长,后续说明相关事件 XXXX。」

……

我心说芝麻大的职位,天大的官威,嘚瑟成这样。

紧接着副会长又发了一篇《学生会管理守则》,内容非常长,我附在了文章最后。

中心思想呢,有「两个凡是」:凡是林会长说的,都是对的,凡是林会长指示的,都要贯彻落实。

还规定我们以后在群里说话都有固定格式,务必以「收到,谢谢+称呼」的形式。

然后,群里就有一群人开始排队发送。

「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

我没出声。

结果,林会长亲自下场,艾特了我。

「按规定,你现在就该回复,收到,谢谢副会长。」

绝了。

从这么长的回复队列里,还要特意挑出来我没回复,到底是严格还是太闲?

但是,我还是乖乖地听从他们的指示,发送了那句「收到,谢谢副会长」。

4、

你对一个人的看不上,即便你再极力掩饰,也是掩饰不了的。

随着接触的增多,我还是成功和装逼的林会长撕破脸了,撕得还贼响亮。

那时我们刚刚换届完,按规矩有一个所有新上任的干事们互相认识的活动。

可以一起去唱 K,可以一起吃火锅,最简单的,也可以就在教室自我介绍一下了事。

而林会长呢,他提出要有「破冰」仪式。

我真不是因为最近看新闻瞎掰的,这事儿出的时候,我连「破冰」是什么都不知道。

当时我们在一个教室里,所有人先自我介绍一遍,然后林会长宣布进入「破冰」环节。

我们十二个部门,二十多位男男女女穿插性别站成一排,每隔一个人发了一个气球。

每两个异性面对面站着,中间夹着气球,两个人一起把气球挤破,就算得一分。

我顿时心里就不舒服了,这姿势就能破冰?

但我当时也没说什么,大家为了互相熟悉,玩个游戏有点肢体接触,也算正常。

可是林会长和他的副会长站在门口的对话,好死不死被我听到了。

「那个黄裙子的,胸挺大。」

「嗯,是不错。」

我没控制住表情,瞬间瞪了过去。

他俩被我瞪得有些发毛,不再继续交谈。

另一个部门女干事可能是比较单纯,就随口问了一句,「这怎么顶得破?」

说完这句,副部长就来劲了,走到身边指导,脸上还挂着一丝得意。

「嗨,你就用你最『凸出』的地方顶啊。」

我敲?

到底谁给他的脸,在这么多女孩子面前赤裸裸地开黄腔,他妈吗?

还有个小姑娘实在害羞,就撤出了这个荒唐的游戏。

林会长看有人不配合,当场就挂脸了,用眼神指挥副会长去教育。

副会长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就站在人家小姑娘面前谩骂。

「人家大厂的破冰都是这样,怎么你就有问题?」

小姑娘没想到惹了对方这么大火气,差点哭出来,支支吾吾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

副主席还是不依不饶,强迫对方必须参加这个游戏,说是团队凝聚力的体现。

我特别无语。

大厂破冰破他们的,你跟大厂能一样?大厂老板给员工发工资,你给我们了什么?

哦对,你给了我们一份《管理守则》。

我当时没忍住就开口了,尽管只是弱弱的一句,但多少算是当众驳了他。

他说「怎么你就有问题?」我回了一句「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我虽然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但这俩 B 还是记恨上了我。

5、

他们的记恨连 6 个小时都没超过,因为当晚就报复了回来。

但他们没有直接报复我,而是报复了我的同伴——主编小怪。

破冰结束后,晚上一起聚餐,餐桌上,这俩人点了白酒,让服务员给每个人都倒了满满一杯,动一下就洒出来那种。

在坐的大部分人都是大二学生,平时喝点锐澳都上头,更不要说什么白酒。

集体喝过两轮后,这俩人开始针对起小怪了。

一开始嫌弃小怪没怎么喝,其实已经喝了四分之一了,他们一抬手又给倒满了。

小怪根本没有酒量,就找了个理由,说自己来了大姨妈不方便喝,态度也非常好。

但林会长不依不饶,说一些「喝酒活血」这种带那么一丝性骚扰的话。

然后又直接举起自己的杯酒到小怪面前,半强迫着要跟小怪喝。

小怪尴尬地笑了一下,还是没接。

我看着林会长举着那杯酒,一副严肃的表情,再看看桌上摆着的酒瓶子标签。

直呼好家伙。

50 多块钱一瓶的酒有什么可让的,又不是茅台,至于的吗?

要不是陪我爸见识过几次领导酒局,还真被他这阵仗忽悠过去。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把酒接过来。

「林会长,小怪真是生理期,喝不了酒。」

看我站起来后,副会长也站到了林会长身边,俩人开始上下打量我,而后又对了个得逞的眼神。

那时我就知道,他们是挑人故意为难的,隔山打牛,目标是我。

林会长突然就大度了,点了点头。

「理解,不喝就不喝,女孩子嘛,谁还没个生理期。」

副会长加码。

「但她不喝,你总得替她喝……」

我能给你这机会?

还没等副会长添油加醋,我赶紧拿起前面的茶杯,打断了他。

「那我以茶代酒敬您哈。」

俩人没想到我反应如此迅速,愣了一下,又立刻变了脸,把话说绝了。

「这可是第一次聚餐,你这么不给面子?你就不怕……」

副会长没说完这句话,然后就用手敲着木头桌面,状似催促我,但更像威胁我。

桌上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看着我们仨,更重要的是,看我到底会怎么进行下一步。

我笑了一下。

盯着他俩问了句,「必须喝吗?」

「你说呢?」

「……」

行吧,你敢死我敢埋。

我恭顺地把酒接过来,正正举在他俩面前。

满满的一杯白酒,目测二两,应该够了。

「那我敬您二位领导。」

说完,我就透过酒杯,看到他们欠揍的狗脸扬起了得意的表情。

我举着的手腕向下一弯,然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直接把酒倒在面前的地上。

从左到右,画了条线。

倒干净后,最后把杯子倒扣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看着对面脸色憋成猪肝色的二人。

大家谁都不敢大声喘气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什么「仪式」。

清明必备。

这俩货终于不逼我喝酒了,只是站在那气得发抖,最后被另外两个男生拉到了一旁,才算解除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和小怪终于可以清净吃饭了,但过了今天,林会长和副会长就开始动手真正地整我了。

6、

我能轻松当选这一届的社长,主要是之前我的一个巨大贡献——建立校报的公众号。

当时微信公众号刚出现,我就提出校报要新媒体化,并且保持周更,一个头条拖两个次条。

这让我们成为了全市最早做校园公众号的学校,当时负责的老师,就叫管老师吧,好一通赞许我们。

我们也几乎丧失了所有课余生活,什么散步喝奶茶出去吃大餐,不存在了。

那时候我们社的生活只剩下——选题!写作!排版!编辑!送审!发表!统计反馈!

既然出发了,就没有不抵达的道理。

现在,被我激怒了的林会长,就要拿我们视为生命的事业来要挟我们。

三天后,林会长把我叫到会议室,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账号交接详情表,让我把主体人账号的信息全都填上去。

说什么「接学校方面通知,校报社隶属学生会,要求学生会总部要收回你社正在经营的学校官方微信公众号,统一管理。」

我质问,「什么意思?」

林会长一本正经,「意思就是,校报选送的内容先编辑在公用账号上,我们来审核,通过以后我们统一发送。」

又叫马儿跑,又叫马儿不吃草?

本来我们校报不被谁管着,现在我们倒成给他们打下手的马仔了。

活我们得干,权我们还没有。

我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是,这个号主体人是学校。

但这个号是我们一手建立的,只是主动把身份给了学校而已,主动找学校要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完成的认证,又去拜托管老师做主体人,连单位认证钱都是我自己掏的。

只是为了让这个号的身份正规起来。

现在,却挑出来卡我。

我没签字,出去给管老师打了电话。

果不其然,她让我按照学生会主席说的办,可是我还是想据理力争一下。

「老师,公众号这边做的好好的,当时认证的钱还是我自掏腰包交的呢。」

「钱你让收缴单位给你开好发票,学校肯定会给你报销的。」

「管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一块一直都是我们全权负责的呀。」

「CC,你别想太多,以后内容还是你们负责呀,不过从我审核要通过学生会,毕竟我们也要逐步正规化。」

管老师的声音春风化雨,反驳起来都没有力气,而且这理由也是一找一个准,谁还能拒绝「正规化」。

我不甘心又争执了几句,但还是乖乖交出了账号。

不交,不成了造反吗?

我还劝自己,就是程序上多了一个上级而已,说不定没啥事。

但怎么可能没啥事!

7、

自从账号被收了之后,我们每次推送都受到了影响。

好几次去提交审核,都各种找茬,不是内容选题不合适,就是排版有问题。

我去质问他的时候,人家却用一句官方口径回复了我:

「我不处理任何越级事务,你要在正式会议上汇报。」

我是服了,真把官僚主义那套假大空玩得溜得飞起。

正式会议两周一次,我的推送一周一次还有很多琐碎沟通问题,要等到正式会议,黄花菜都凉了。

你接了审核的工作,却不调整对应的工作模式,那你接了干什么?

所以那段时间里,我们公众号的推送……别提多拉胯了。

有一次,又是推送前的几个小时,林会长「拖字诀」,问就是不合适,质问就不回复。

好话都说尽了,就是没个回音。

把我逼急了,我直接就到学生会活动室抓他本人了。

他一个人在那看手机,我走到他身边开门见山。

「林会长,前期沟通我所有的观点就不再赘述了,我想知道那篇头条你是否还有意见。」

他瞟了我一眼,有点轻蔑有点震惊,然后一副不可置信地口吻问我。

「内容很差啊。」

「哪里差?你指出来,我去改。」

「哪里都差啊,你没感觉吗?」

我深吸一口气。

差 NMLGEB!

这就是在故意为难,我放弃了跟他瞎扯,直接问他。

「你发不发?」

他坐在椅子上,朝我身后看了看,确认没人,然后又看向我,笑得灿烂。

「你要这么说,那我还偏不发了。」

然后凑近我,「你,能拿我,怎么样?」

语气嚣张,姿态不可一世。

我拳头都硬了。

8、

我从来都不想靠家庭背景过日子,但关键时刻不用,又着实有些可惜。

我冷静了几秒后,伸手撑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也俯身靠近了他,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林会长,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珍惜,发,还是不发?」

他没想到我能直接跟他刚得这么直接,还敢威胁他,有一瞬间他怔住了,但迅速恢复神色。

欠欠地回答,「不发。」

我抬起身,呼了一口气,冲他一笑,「好。」

转身离开了活动室。

你等着,林会长。

你不是官僚主义吗?

那我就让他彻底折在自己的官僚主义上,教教他到底该怎么当学生领袖。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大二那年学生会聚餐,会长强迫每人喝酒,白的,就连生理期的女生也必须喝!

我直接站起来举杯敬他,然后手腕向下一弯,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直接把酒倒在面前的地上。

从左到右,画了条线。

倒干净后,最后把杯子倒扣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看着对面脸色憋成猪肝色的二人。

给你们提前过清明了!

事情还要追溯到大一,我碰到了学姐查寝。

凶猛程度简直不亚于那谁美谁。

这学姐也是一身黑西服,一头长发飘飘,板着脸被簇拥着走进我们寝室。

当时正值军训,教官教我们叠「豆腐块」,但我们带来的被褥材质各异,根本叠不了那么方正。

这位学姐来到寝室后,就要求我们把被子先踩实,就能叠工整。

说什么「踩实了就能叠出来」,「没有叠不了,只有不想叠」。

说实话,乍一听我还觉得挺有道理。

所以那天早晨,我们这一层楼的女生都在踩被子,平铺在地上的被子有海绵宝宝的,有小雏菊碎花的,花花绿绿连成一片,然后每个女生都穿着睡衣,脱了鞋在自己的被子上踩来踩去。

放眼望去场面别提多壮观了,简直和酿酒时女孩子用脚踩高粱的画面重合。

没想到人类历史发展了这么多年,基础理论却毫无进步,依旧是用脚踩。

一开始大家踩的还挺积极,没十分钟就懈怠了,毕竟谁家也不用棉被,都是太空棉那种,踩完就弹回来,大家看没啥用就陆续坐下了。

然后楼道里传来此起彼伏的「继续踩!」「都使点劲儿,没吃饭啊!」

我们屋,室友踩累了,屁股刚一沾椅子,恰巧就被那几个在楼道里来回巡视的学姐看到了。

「你!干什么呢?起来!」

室友被吓唬地一愣,马上站了起来。

长发飘飘的学姐站在寝室外一脸冷色盯着室友,一言不发,而站在一旁的圆脸学姐开口训斥。

「以后,学姐的命令,务必做到!快踩!」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这么凶?啥玩意这是?我们这是坐牢子了吗?

但学姐只是在刚开学时虐过我们,后面也就没了交集。

但是!

我却和她的男朋友,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2、

她男朋友就是我们校学生会主席。

我从大一开始就进了校报。

校报在我们学校,算校学生会的一个部门,但又因为实际工作与其他部门太不一样,所以主席几乎不管我们,只是有学生会的老师来审核我们每次发布的信息而已。

在我还是个校报小喽啰的时候,校学生会进行了一次主席选举。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学姐男朋友,令我至今难忘。

当时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打了一条蓝色领带,头发是一丝不苟的油腻大背头,两侧头发剃掉,昂首挺胸走到了阶梯教室的讲台上。

开始发表自己的演讲,主要内容为——我是怎么样的人才,学生会需要何种人才,以此推论,主席这个位置就该是属于他的。

但重点不是演讲内容,而是他煽动大家的过程。

演讲最后,他说了一句「希望大家配合我一下,我说,投票,你说,好」。

「投票!」

「好!」

「投票!」

「好!」

「投票给我!」

「好好好!」

……

他说的第一句,场内只有几个人喊「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到最后一句,全场都跟着他喊「好」。

喊完,大家还挺激动,彷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和振奋。

神了。

可抱歉我那时直接跑偏,因为脑子里一直强浮现林 SB 那段站在小区楼下的视频,「我的微博叫什么!!」

好巧不巧,学姐这位男朋友也姓林,长得一副……嗯,伪精英样儿。

我就称呼他为「林会长」吧,实在不想给他起名字了。

最后,他就凭借着这假大空的演讲当选了学生会主席。

3、

一年后,校报等部门也换届了,我从喽啰变成了社长。

不止身上的担子重了,和林会长的接触也开始变多了。

上任第一天老社长就把我拉到了学生会的群里,我一眼就被一位成功人士双手环胸的头像吸引了。

正是林会长。

更要命的是他的微信签名,看完我都有些生理性膈应了。

「学会服从,不问原因,只要结果」

虽 yue 但做,我还是按照群里的规矩,组织好礼貌的语言,主动自报家门。

「林学长,我是校报这边新换届的社长,我叫那谁谁,您叫我 CC 就行!以后校报社的事儿可以直接通知我~」

还顺手加个可爱猫猫头表情包。

我觉得我自己还挺礼貌的了。

没成想,开幕雷击。

林会长没回复,副会长发话了。

「学长是学长,会长是会长,以后注意称呼。」

去……

我忍着强烈的不适,我回复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

「如果可以的话,下次请把称呼放在句首。如:林会长,后续说明相关事件 XXXX。」

……

我心说芝麻大的职位,天大的官威,嘚瑟成这样。

紧接着副会长又发了一篇《学生会管理守则》,内容非常长,我附在了文章最后。

中心思想呢,有「两个凡是」:凡是林会长说的,都是对的,凡是林会长指示的,都要贯彻落实。

还规定我们以后在群里说话都有固定格式,务必以「收到,谢谢+称呼」的形式。

然后,群里就有一群人开始排队发送。

「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

我没出声。

结果,林会长亲自下场,艾特了我。

「按规定,你现在就该回复,收到,谢谢副会长。」

绝了。

从这么长的回复队列里,还要特意挑出来我没回复,到底是严格还是太闲?

但是,我还是乖乖地听从他们的指示,发送了那句「收到,谢谢副会长」。

4、

你对一个人的看不上,即便你再极力掩饰,也是掩饰不了的。

随着接触的增多,我还是成功和装逼的林会长撕破脸了,撕得还贼响亮。

那时我们刚刚换届完,按规矩有一个所有新上任的干事们互相认识的活动。

可以一起去唱 K,可以一起吃火锅,最简单的,也可以就在教室自我介绍一下了事。

而林会长呢,他提出要有「破冰」仪式。

我真不是因为最近看新闻瞎掰的,这事儿出的时候,我连「破冰」是什么都不知道。

当时我们在一个教室里,所有人先自我介绍一遍,然后林会长宣布进入「破冰」环节。

我们十二个部门,二十多位男男女女穿插性别站成一排,每隔一个人发了一个气球。

每两个异性面对面站着,中间夹着气球,两个人一起把气球挤破,就算得一分。

我顿时心里就不舒服了,这姿势就能破冰?

但我当时也没说什么,大家为了互相熟悉,玩个游戏有点肢体接触,也算正常。

可是林会长和他的副会长站在门口的对话,好死不死被我听到了。

「那个黄裙子的,胸挺大。」

「嗯,是不错。」

我没控制住表情,瞬间瞪了过去。

他俩被我瞪得有些发毛,不再继续交谈。

另一个部门女干事可能是比较单纯,就随口问了一句,「这怎么顶得破?」

说完这句,副部长就来劲了,走到身边指导,脸上还挂着一丝得意。

「嗨,你就用你最『凸出』的地方顶啊。」

我敲?

到底谁给他的脸,在这么多女孩子面前赤裸裸地开黄腔,他妈吗?

还有个小姑娘实在害羞,就撤出了这个荒唐的游戏。

林会长看有人不配合,当场就挂脸了,用眼神指挥副会长去教育。

副会长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就站在人家小姑娘面前谩骂。

「人家大厂的破冰都是这样,怎么你就有问题?」

小姑娘没想到惹了对方这么大火气,差点哭出来,支支吾吾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

副主席还是不依不饶,强迫对方必须参加这个游戏,说是团队凝聚力的体现。

我特别无语。

大厂破冰破他们的,你跟大厂能一样?大厂老板给员工发工资,你给我们了什么?

哦对,你给了我们一份《管理守则》。

我当时没忍住就开口了,尽管只是弱弱的一句,但多少算是当众驳了他。

他说「怎么你就有问题?」我回了一句「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我虽然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但这俩 B 还是记恨上了我。

5、

他们的记恨连 6 个小时都没超过,因为当晚就报复了回来。

但他们没有直接报复我,而是报复了我的同伴——主编小怪。

破冰结束后,晚上一起聚餐,餐桌上,这俩人点了白酒,让服务员给每个人都倒了满满一杯,动一下就洒出来那种。

在坐的大部分人都是大二学生,平时喝点锐澳都上头,更不要说什么白酒。

集体喝过两轮后,这俩人开始针对起小怪了。

一开始嫌弃小怪没怎么喝,其实已经喝了四分之一了,他们一抬手又给倒满了。

小怪根本没有酒量,就找了个理由,说自己来了大姨妈不方便喝,态度也非常好。

但林会长不依不饶,说一些「喝酒活血」这种带那么一丝性骚扰的话。

然后又直接举起自己的杯酒到小怪面前,半强迫着要跟小怪喝。

小怪尴尬地笑了一下,还是没接。

我看着林会长举着那杯酒,一副严肃的表情,再看看桌上摆着的酒瓶子标签。

直呼好家伙。

50 多块钱一瓶的酒有什么可让的,又不是茅台,至于的吗?

要不是陪我爸见识过几次领导酒局,还真被他这阵仗忽悠过去。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把酒接过来。

「林会长,小怪真是生理期,喝不了酒。」

看我站起来后,副会长也站到了林会长身边,俩人开始上下打量我,而后又对了个得逞的眼神。

那时我就知道,他们是挑人故意为难的,隔山打牛,目标是我。

林会长突然就大度了,点了点头。

「理解,不喝就不喝,女孩子嘛,谁还没个生理期。」

副会长加码。

「但她不喝,你总得替她喝……」

我能给你这机会?

还没等副会长添油加醋,我赶紧拿起前面的茶杯,打断了他。

「那我以茶代酒敬您哈。」

俩人没想到我反应如此迅速,愣了一下,又立刻变了脸,把话说绝了。

「这可是第一次聚餐,你这么不给面子?你就不怕……」

副会长没说完这句话,然后就用手敲着木头桌面,状似催促我,但更像威胁我。

桌上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看着我们仨,更重要的是,看我到底会怎么进行下一步。

我笑了一下。

盯着他俩问了句,「必须喝吗?」

「你说呢?」

「……」

行吧,你敢死我敢埋。

我恭顺地把酒接过来,正正举在他俩面前。

满满的一杯白酒,目测二两,应该够了。

「那我敬您二位领导。」

说完,我就透过酒杯,看到他们欠揍的狗脸扬起了得意的表情。

我举着的手腕向下一弯,然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直接把酒倒在面前的地上。

从左到右,画了条线。

倒干净后,最后把杯子倒扣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看着对面脸色憋成猪肝色的二人。

大家谁都不敢大声喘气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什么「仪式」。

清明必备。

这俩货终于不逼我喝酒了,只是站在那气得发抖,最后被另外两个男生拉到了一旁,才算解除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和小怪终于可以清净吃饭了,但过了今天,林会长和副会长就开始动手真正地整我了。

6、

我能轻松当选这一届的社长,主要是之前我的一个巨大贡献——建立校报的公众号。

当时微信公众号刚出现,我就提出校报要新媒体化,并且保持周更,一个头条拖两个次条。

这让我们成为了全市最早做校园公众号的学校,当时负责的老师,就叫管老师吧,好一通赞许我们。

我们也几乎丧失了所有课余生活,什么散步喝奶茶出去吃大餐,不存在了。

那时候我们社的生活只剩下——选题!写作!排版!编辑!送审!发表!统计反馈!

既然出发了,就没有不抵达的道理。

现在,被我激怒了的林会长,就要拿我们视为生命的事业来要挟我们。

三天后,林会长把我叫到会议室,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账号交接详情表,让我把主体人账号的信息全都填上去。

说什么「接学校方面通知,校报社隶属学生会,要求学生会总部要收回你社正在经营的学校官方微信公众号,统一管理。」

我质问,「什么意思?」

林会长一本正经,「意思就是,校报选送的内容先编辑在公用账号上,我们来审核,通过以后我们统一发送。」

又叫马儿跑,又叫马儿不吃草?

本来我们校报不被谁管着,现在我们倒成给他们打下手的马仔了。

活我们得干,权我们还没有。

我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是,这个号主体人是学校。

但这个号是我们一手建立的,只是主动把身份给了学校而已,主动找学校要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完成的认证,又去拜托管老师做主体人,连单位认证钱都是我自己掏的。

只是为了让这个号的身份正规起来。

现在,却挑出来卡我。

我没签字,出去给管老师打了电话。

果不其然,她让我按照学生会主席说的办,可是我还是想据理力争一下。

「老师,公众号这边做的好好的,当时认证的钱还是我自掏腰包交的呢。」

「钱你让收缴单位给你开好发票,学校肯定会给你报销的。」

「管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一块一直都是我们全权负责的呀。」

「CC,你别想太多,以后内容还是你们负责呀,不过从我审核要通过学生会,毕竟我们也要逐步正规化。」

管老师的声音春风化雨,反驳起来都没有力气,而且这理由也是一找一个准,谁还能拒绝「正规化」。

我不甘心又争执了几句,但还是乖乖交出了账号。

不交,不成了造反吗?

我还劝自己,就是程序上多了一个上级而已,说不定没啥事。

但怎么可能没啥事!

7、

自从账号被收了之后,我们每次推送都受到了影响。

好几次去提交审核,都各种找茬,不是内容选题不合适,就是排版有问题。

我去质问他的时候,人家却用一句官方口径回复了我:

「我不处理任何越级事务,你要在正式会议上汇报。」

我是服了,真把官僚主义那套假大空玩得溜得飞起。

正式会议两周一次,我的推送一周一次还有很多琐碎沟通问题,要等到正式会议,黄花菜都凉了。

你接了审核的工作,却不调整对应的工作模式,那你接了干什么?

所以那段时间里,我们公众号的推送……别提多拉胯了。

有一次,又是推送前的几个小时,林会长「拖字诀」,问就是不合适,质问就不回复。

好话都说尽了,就是没个回音。

把我逼急了,我直接就到学生会活动室抓他本人了。

他一个人在那看手机,我走到他身边开门见山。

「林会长,前期沟通我所有的观点就不再赘述了,我想知道那篇头条你是否还有意见。」

他瞟了我一眼,有点轻蔑有点震惊,然后一副不可置信地口吻问我。

「内容很差啊。」

「哪里差?你指出来,我去改。」

「哪里都差啊,你没感觉吗?」

我深吸一口气。

差 NMLGEB!

这就是在故意为难,我放弃了跟他瞎扯,直接问他。

「你发不发?」

他坐在椅子上,朝我身后看了看,确认没人,然后又看向我,笑得灿烂。

「你要这么说,那我还偏不发了。」

然后凑近我,「你,能拿我,怎么样?」

语气嚣张,姿态不可一世。

我拳头都硬了。

8、

我从来都不想靠家庭背景过日子,但关键时刻不用,又着实有些可惜。

我冷静了几秒后,伸手撑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也俯身靠近了他,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林会长,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珍惜,发,还是不发?」

他没想到我能直接跟他刚得这么直接,还敢威胁他,有一瞬间他怔住了,但迅速恢复神色。

欠欠地回答,「不发。」

我抬起身,呼了一口气,冲他一笑,「好。」

转身离开了活动室。

你等着,林会长。

你不是官僚主义吗?

那我就让他彻底折在自己的官僚主义上,教教他到底该怎么当学生领袖。

关于作者: ag9游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