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闻那声响彻云表的渔歌——央视《水浒传》中阮小七 - ag9游会

再不闻那声响彻云表的渔歌——央视《水浒传》中阮小七

再不闻那声响彻云表的渔歌 ——央视《水浒传》中阮小七 文/荞麦花开 尝谓金圣叹名过其实,其评《水浒》,不及毛宗…

再不闻那声响彻云表的渔歌

——央视《水浒传》中阮小七

文/荞麦花开

尝谓金圣叹名过其实,其评《水浒》,不及毛宗岗评《三国》远矣,而俗世大名远过于毛,真令人有李易峰击败张译(2016百花奖)之慨。如不佞之浅学陋识,读《水浒》到入港处,每不见金氏批文,而不甚相干处,其人却笔舌缠绕,喋喋可厌。愚亦自负博通三国,读毛宗岗批本《三国演义》,睹其人史识之卓、读书之细,乃瞠目结舌,叹为不可及。聊举数例:1.如批董卓先后两次大会群臣议废立事。第二次,董卓言“行伊霍故事”,毛宗岗批,此乃前次董卓提出废立,尚书卢植表示“不可行此伊霍之事”,于是乎第二次董卓提出废立,不给版权费直接占用卢植之语,董卓不学蛮霸如此。2.又如毛宗岗指出《三国演义》一书针线特细密。白门楼上,吕布骂刘备不肯相助反落井下石“大耳儿!不记辕门射戟时耶?”,然后回观辕门射戟一回书,吕布竟然未卜先知预为地步,已先对刘备言曰:“吾今特解公之危,异日得志,不可相忘。”3.毛宗岗指出陈琳《为袁绍檄豫州》一文极有章法。檄文抬头一句是“左将军领豫州刺史郡国相守”,此句及标题表明写作背景:袁绍邀约刘备(左将军领豫州刺史)共同讨伐曹操。然后这一点在正文中暗透消息:陈琳写到汉初“绛侯朱虚兴兵奋怒”诛灭诸吕作乱,其实是以绛侯周勃暗指袁绍(异姓之有实力者),以朱虚侯刘章暗指刘备(宗族之有实力者)。一般读此檄文者见焉及此!

又,金氏不得不拜下风者尚有一端——毛宗岗批三国时有逗比笔墨,谑过为虐,读之喷饭,满屏受污。非才智敏悟、机趣逸出辈,焉能办次?试举几例(方括号内为毛批文):1.父精母血:阵上曹性看见,暗地拈弓搭箭,觑得亲切,一箭射去,正中夏侯惇左目。惇大叫一声,急用手拔箭,不想连眼珠拔出。乃大呼曰:”父精母血,不可弃也!”遂纳于口内啖之。【惇此时面上一眼,腹中一眼;一眼外观,一眼内视。己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矣。○若云“父精母血”,虽然自吃自,还算吃爹娘。】2.有笔如刀:长安郡守钟繇,飞报曹操;一面引军拒敌,布阵于野。西凉州前部先锋马岱,引军一万五千,浩浩荡荡,漫山遍野而来。钟繇出马答话。岱使宝刀一口,与繇交战。不一合,繇大败奔走。【只会写字(荞麦按,钟繇为著名书家),那里会厮杀?我有笔如刀,不若别人怀宝剑。】3.张冠李戴:次日,李严再引兵来,黄忠又出战,不十合诈败,引兵便走。李严赶来,迤逦赶入出峪,猛然省悟。急待回来,前面魏延引兵摆开。孔明自在山头,唤曰:“公如不降,两下已伏强弩,欲与吾庞士元报仇矣。”【姓张的射死了(荞麦按,射死庞统者为刘璋之将张任),却寻着姓李的,真是张冠李戴。】4.虎女犬子:云长曰:“子瑜此来何意?”(诸葛)瑾曰:“特来求结两家之好:吾主吴侯有一子,甚聪明;闻将军有一女,特来求亲。两家结好,并力破曹。此诚美事,请君侯思之。”【吕范做媒是假,诸葛瑾做媒是真。一是求婿,一是求嫁,各各不同。】云长勃然大怒曰:“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虎女犬子,太觉言重。玄德曾配孙夫人矣,是虎兄而配犬妹也;孙夫人为公之嫂矣,是虎叔而有犬嫂也。】不看汝弟之面,立斩汝首!再休多言!”遂唤左右逐出。5.落帽世家:次日孙策引军到刘繇营前,刘繇引军出迎。两阵圆处,孙策把枪挑太史慈的小戟挑于阵前,令军士大叫曰:“太史慈若不是走的快,已被刺死了!”太史慈亦将孙策兜鍪挑于阵前。【前日虎牢关上,挑孙坚赤帻;今日神亭岭下,挑孙策兜鍪:可称落帽世家。】

金圣叹评《水浒》,开篇便评骘人物高下,列了一排长单“上上人物”:鲁达、李逵、林冲、吴用、花荣、阮小七、杨志、关胜……然据不佞看来,仅花和尚与活阎罗二位真不负此月旦。李逵诚如金氏言“写得真是一片天真烂漫到底”,但到底嗜血杀人狂;林冲太忍;吴用因人成事;花荣与李逵可谓宋江铁杆嫡系左右护法,独立人格嫌不足;杨志关胜无论矣,不得已上山之前武官。唯有鲁智深与阮小七,尽情遂性,不羁无束,“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鲁智深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惩恶除霸,去暴安良,是《水浒》不论是书还是剧的开篇第一主题(剧开篇第一集清明上河图长卷后便是王进路见不平痛打高俅)。阮小七是不堪剥削压榨、奋然杀官造反的贫苦渔农民的典型代表,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比,梁山泊芦苇荡里撑竿而出的仰天一吼,更可谓是全剧更主要、最核心的主题。史上宋江的真实身份便可能是梁山一带不堪重压盘剥的贫苦渔民。从这个意义上说,书中核心人物宋江正是借了阮小七这身行头——然则活阎罗之“核心”地位,岂非出于历史形成,而绝非自封?即就书论书,全书中革命性最坚决,真正代表了贫苦底层劳动民众最彻底反剥削反压迫的自由精神的,也必推阮氏兄弟为三个代表;三阮中,又不得不推七郎为代表——因二哥五哥不幸战殁,不见打下方腊宫,小七穿了御衣服,戴着天平冠,跑马纵情乐。吾国先民有朴质歌诗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掘井而饮,帝力于我何有哉!”这就是小七哥在水泊里纵意高唱的自由之歌:“爷爷生在天地间,不怕朝廷不怕官,梁山泊里过一世,好吃好喝赛神仙!”金庸《笑傲江湖》“所要发掘的正是华夏所固有而被历代统治者摧残压抑又不绝如缕的自由主义传统,怀恋这个民族曾经的好时光”(刘国重语),《水浒传》中不羁无束纵情跑马“穿了御衣服,戴着天平冠”的阮小七,正是《西游记》中那个大闹天宫手指玉帝“那个位置他坐得,我便坐不得?”的孙大圣。孙大圣终究被压在五指山下,阮小七终究还是被“追夺官诰,复为庶民”,便此“带了老母,回还梁山泊石碣村,依旧打鱼为生,奉养老母,以终天年,后来寿至六十而亡”。汤卿谋三副热泪,一副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一副哭文章不遇识者,一副哭从来沦落不偶佳人。读《水浒》者亦不可不贮三副热泪,一哭梁山聚义始则风云会终则鸟兽散,二哭宋江“君为李煜亦期之刘秀”,三哭梁山泊又多了一扁舟白发的老顺民、再不闻声振芦荡响彻云霄的那句渔歌“爷爷——那个生在耶!爷爷生在梁山泊……”

央视《水浒》剧中李冬果饰演的阮小七,完全符合我心中顶天立地、光芒万丈的活阎罗形象。单是革命性最彻底、生性最要不羁无束“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尚不足为吾最爱。七哥最是一重义重情真男子好男子。当吴用初入水泊下说辞之际,渔舟摇荡中,阮小五和阮小七把手拍着脖项道:“这腔热血,只要卖与识货的!”偷酒扯诏一回七哥偷吃御酒也再次令人联想到孙大圣天宫偷吃御酒蟠桃(看来笔者上文将阮小七“连类”孙大圣毕竟非是强拉硬扯。有意思的是剧中小七这里的台词是“心里憋气,王母娘娘的酒,也不稀罕!”——你当然不稀罕,你前辈子已喝过了好伐,斜眼),且这段书剧中演来,更是有个细节大赞:七哥捧起木瓢,欲待要喝,弟兄们担心有毒,小七道:“果真有毒的话,我就替宋大哥,死了!”壮哉活阎罗!端的热血好男儿!(书中这段写作:阮小七接过来,闻得喷鼻馨香,阮小七道:“只怕有毒,我且做个不着,先尝些个。”也无碗瓢和瓶,便呷,一饮而尽。)必须大力表彰编剧集中笔墨突出塑造主要人物形象的眼光和手段:陈桥驿滴泪斩小卒一回书,并没有写到阮小七,剧中则是把这名小校何成安于小七的帐下,所以宋江吴用要杀此小校,小七的工作是坚决做不通:“要杀他,就先杀我!”——是兄弟,何必在一百单八之列!义哉七郎!另外必须提到穿戴方腊行头跑马那段,书中写来和剧中演来,小七都是跑马欢笑,好比小孩子游戏玩乐,并无“取而代之”之意。(书中写道:却说阮小七杀入内苑深宫里面,搜出一箱,却是方腊伪造的天平冠、衮龙袍、碧玉带、白玉、无忧履。阮小七看见上面都是珍珠异宝,龙凤锦文,心里想道:“这是方腊穿的,我便着一着,也不打紧。”便把衮龙袍穿了,系上碧玉带,着了无忧履,戴起平天冠,却把白玉插放怀里,跳上马,手执鞭,跑出宫前。三军众将,只道是方腊,一齐闹动,抢将拢来看时,却是阮小七,众皆大笑。这阮小七也只把做好嬉,骑着马东走西走,看那众将多军抢掳。正在那里闹动,早有童枢密带来的大将王禀、赵谭入洞助战。听得三军闹嚷,只说拿得方腊,迳来争功。却见是阮小七穿了御衣服,戴着天平冠,在那里嬉笑。)这一点也是我最为激赏小七的。他无论何时何地,胸中均是一派渔家农家淳朴子弟的光风朗月的胸襟(他根本不知道这是犯忌讳的事情,本来无一物,何谈取而代?这又是他不同于孙悟空“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之处),天真烂漫、无拘无束,令人见之忘俗,胸次澄清。登山可以澄怀,观小七跑马,想亦可如是!

小七在全书全剧中最舒心惬意,也是令我辈读者观众观之最舒心惬意的时刻,无疑是仰天高唱那一声声“爷爷——那个,生~在耶!”书中明写三阮渔歌,仅一处,是第十八回“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行不到五六里水面,只听得芦苇中间,有人嘲歌。众人且住了船听时,那歌道:打鱼一世蓼儿洼,不种青苗不种麻。酷吏赃官都杀尽,忠心报答赵官家。何观察并众人听了,尽吃一惊。只见远远地一个人,独棹一只小船儿唱将来。有认得的指道:‘这个便是阮小五。’……又行不到两条港汊,只听得芦花荡里打唿哨,众人把船摆开,见前面两个人棹着一只船来。船头上立着一个人,头戴青箬笠,身披绿蓑衣,手里拈着条笔管枪,口里也唱着道:老爷生长石碣村,禀性生来要杀人。先斩何涛巡检首,京师献与赵王君。何观察并众人听了,又吃一惊。有认得的说道:‘这个正是阮小七!’”

这一处唱词剧中则“发衍”为三处四段:第13集,何涛来剿,三阮唱道:爷爷生在石碣村,禀性生来要杀人,先斩何涛巡检首,再杀州府鸟官人!第25集,宋江上山,三阮唱道:英雄不会读诗书,只在梁山泊里住,虽然生得泼皮身,杀贼原来不杀人!第36集,接吕虞侯,偷吃御酒,小七带同手下弟兄唱道:爷爷生在天地间,不怕朝廷不怕官,水里撒下天罗网,乌龟王八罩里边!稍后送走吕虞侯,又和兄弟们唱道:爷爷生在天地间,不求富贵不做官,梁山泊里过一世,好吃好喝赛神仙!

——我不厌其烦全词照录这几段是想提醒本文读者注意,剧组的用心是体现在这几段词文中的:如鄙上文所述,小七哥在水泊里纵意高唱的自由之歌:“爷爷生在天地间,不怕朝廷不怕官,梁山泊里过一世,好吃好喝赛神仙!”就是吾国先民的朴质歌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掘井而饮,帝力于我何有哉!”这也就是金庸在《笑傲江湖》中“所要发掘的华夏所固有而被历代统治者摧残压抑又不绝如缕的自由主义传统”(刘国重语)。这个词完全是符合全剧隐然对抗宋江儒家忠君思想的另一端——晁盖三阮代表的坚定彻底革命一方立场的。没有对此的一唱三叹,三致意焉,宋江的这一极,力量就薄弱,全剧的真正的悲剧性主题就无以得到凸显。读者、观众,不可不知此节!此所以剧集多处重复这段唱词也。(具体的重复又有唱词的变化不重,是创作上的优点。)而且,我们必须注意,这一点是剧集“单独”给予的。不是原著。——神马?您在逗我?还真不是。看官请看原著写的这词:“酷吏赃官都杀尽,忠心报答赵官家。……先斩何涛巡检首,京师献与赵王君。”——请问,这话跟宋公明哥哥“异日早受招安,报效朝廷,青史留名”有嘛区别?这尼玛显然是《水浒传》著者和谐版啊!我才不信它是水泊梁山阮氏三雄那血性汉子阳刚壮怀的呐喊!

我对央视《水浒》剧组特别是编剧,最深的敬意,由此而生。

2016年10月29日写于成都

关于作者: ag9游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